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七十四章 棺材铺

我和老洛打着手电筒,迅速拐进狭窄的巷子里,随即钻入了那处墙下的破洞中。

刚一进去,就着手电筒的光,便能看见,这后面是一个破旧而阴沉的空间。

里头已经没有什么家具了,空空荡荡的,只剩下些梁柱,以及房梁上勾勾搭搭的,牵着的许多尘絮。白乎乎的尘絮,仿佛一缕缕灰白的头发。

从周围破旧的窗户墙体间透进来的夜风,将这些尘絮吹的飘飘摇摇,让人有种走入了鬼片拍摄现场的错觉。

由于地面积聚了很多尘灰,因此,我可以清晰的看到上面留下的脚印。

看见这脚印的一瞬间,我脑子里闪过两个字:女人。

原因无他,只因为这脚印很小,我估摸着,大约只有34或者35码左右,很少有男人的脚会是这么小的,更不可能是吴老头,吴老头的身形我是见过的。

我和老洛对视一眼,立刻顺着脚印的方向,疾步追了上去。

脚印一路延伸到了这建筑物的大门口,那是一扇半开的木制对门,穿出门一看,我才发现,这门外就是我们来时的那条鸽子街。

“咱们穿到前街来了。”我道。

这地儿也够奇怪的,简直是在挑战咱们国家的基建工程,街边虽然矗立着灯柱,但路灯根本就没有亮。一条街,仿佛像是被这个时代给隔离了一般,都市的灯火远离,整条街都笼罩在黑暗中。

不过,这街上的卫生,到是打扫的挺干净,老旧的青石板上,仿佛纤尘不染,没能再留下什么痕迹,脚印到门口为止了。

我心里琢磨着:女人的脚,黑暗中皱纹深布的老脸……莫非刚才偷窥我们的人,是个老太太?

不知怎么的,我一下子便想起了,在街口卖柿子的那个老婆婆,心说:不会是她吧?

将这念头跟老洛一说,他一边观察周围,一边琢磨道:“不管是不是她,反正现在人是跟丢了。”

我道:“这地儿太奇怪了,一个卖水果的老婆婆都可能有问题。”

老洛重新自我手里拿走了手电筒,并晃着光柱,道:“你看,咱们现在的位置,应该是快到这鸽子街的街尾了。”我们进来的时候,是从街口进来,走了百来米,没往后走,便在铁匠的指引下,拐入了巷子,找到了吴老头。

紧接着,我老头又带我们往后拐,拐入了街背后的老建筑群,沿着狭窄的巷子一路往前。

如今,我们又穿出来,算来,这个距离下,应该确实更接近街尾。

街尾两侧的建筑有新有旧,比如我们刚穿出来的这栋建筑物,就是破旧的,而在这栋建筑物对面,则是个翻新过的住宅门面,上面打着招牌,是家修改衣服的铺子。

“撤吧,小心情况有变。”老洛说完,便不再注意四周,步子迈的极快,我俩几乎是一路小跑的往街口奔去。

很快,我们路过了当时看见的铁匠铺,再往前时,还看见了那个卖花圈纸马的店铺。

说实在的,这条街太渗人了,听不见城市该有的汽车声,没有人的灯光,仿佛整个区域,只有我和老洛两个活人。特别是跑到这个位置时,灯光晃过花圈店,没有收进门脸,直接摆在外面的花圈、纸马、纸人,红红白白的,分外扎眼。

那纸人用惨白惨白的纸扎出来,身上画着蓝腰带领子,脸上用黑色描绘这眉毛眼睛,用血红色描着嘴和两颊,带着僵硬的笑容,注视着我和老洛从它们跟前疾步走过。

不知是冷还是因为害怕,这瞬间,我只觉得,那纸人僵硬的笑容和平板的目光,仿佛黏在人身上一样,让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。

“咚!”就在我汗毛倒竖之时,黑暗中突然响起了这个声音,像是有一样东西,砸在了另一样东西上似的。

声音是从右侧传来的。

我的注意力,顿时从左后方的花圈纸人上转移,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也就是我们的右前方。

有此反应的不止我一人,老洛握着的手电筒灯光,也迅速朝声音的方向移过去。

瞬间,我看清了来历,心里头不由得咯噔一下:棺材铺。

下午进来的时候,我打眼看过棺材铺,还在心里头琢磨,现在城里火葬控制的如此严,也只有农村等地,还在悄悄摸摸的存棺材,拖关系搞土葬。

这地儿虽然荒僻,但还没有在乡村里,只是在市郊区,做棺材的买卖,能有什么市场?

下午路过时,可能是因为生意不好,棺材铺的门扉只开了一半,当时我打眼看去时,只看到了一个红漆棺材的头。

但此时,天已经完全黑了,按理说更不该有客人,门脸应该全部关闭才对。

谁曾想,此时老洛手里的灯光一打过去,就见下午半掩的棺材铺门,现在竟然全开了。

正对着街口的门脸,正堂摆着三具棺材,边缘靠墙的地方,还竖了一些棺材或者盖板一类的,模模糊糊也看不清楚。

那三具棺材,一红两黑,红的大而方正,黑的小,圆弧顶。

别的我看不出来,但我知道,红的方方正正的很少见,应该是仿古制式的汉材,应该比较贵。边上那两黑的,圆弧顶的小棺,是满材,也是清入关以后,民间的通用制式,比较便宜。

这棺材铺白天掩着,怎么晚上反而开了?刚才那声音,是从里面传来的?

我和老洛正狐疑间,铺子里头又传来了咚的一声响,那闷闷的响声,不像是脚步声,反倒像是木材互相撞击的声音。

如果是在别处听到这种声音,我恐怕不会多想,但在棺材铺前听见这,就让人忍不住想象力飞驰了。

越是飞驰,越是心里发虚,而老洛却是眉头一皱,推了推眼镜,嘴里喃喃道:谁在装神弄鬼……

他这话声音很轻,显然是自言自语,说话间,便冷着脸,大步流星,直接进了棺材铺。

经他这么一说,我振作了一下精神,心说:最近怪事儿遇的多,胆子都被吓小了,我怕什么?天地有正气,即便真有鬼神,心无所怖,又有何惧?

还真该弄个明白,大半夜的,谁在那儿装神弄鬼,故意吓人。 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