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七十六章 袭击

“谁?”等候片刻没听见有人回答,我便跟着问了一声。

外头静悄悄的,唯一能听见的,便是夜风穿过长街的声音。

我之前伸出去想要碰机关的手,此时已经收了回来,不知道此时此刻,究竟该不该将门打开。这个情况,显然也出乎老洛的意料之外,他打着手电筒,目光开始注意窗户口,此时我俩才发现窗户同样有机关,落了木栓。这里的建筑物和内部布局,很多都还保留着过去的原貌,是以在我看来,这种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,真有人想干什么,大力踹几脚,门窗就全开了。

一开始我想着,这条街上的‘防御’措施这么差,估计是因为人太少了,又没有什么躁动性强的年轻人,所以才会如此放松。

现在看来,一卖柿子的老婆婆,都是隐藏的机关高手,一个破锔修店里,藏着一文物倒卖‘中介’,个顶个都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,显然都是有绝活,艺高人胆大的。

我想起刚才那老婆婆说的话:只要进了她的铺子,对方就不敢进来。

如果真有人要害我们,会不会就是外面敲门的人?正想着,敲门声又响了,同样是有规律的三声,紧接着又归于平静。

我照例问了一次,外面依旧无人回答。

两次敲门,却又不出声,难不成……是想故意引我和老洛出去?我压低声音,将自己这念头跟老洛一说,问他怎么看,老洛很刚,行事作风估计是一往无前习惯了,对于这种藏头露尾,故意装神秘的举动,很是反感。我说完,他眉头一皱,说:“倒要会一会。”

说这话,便直接伸手抽开门栓,双手一拉,将棺材铺的门打开了。

手电筒照出去,外头没人,老洛警惕的站在门口,灯光四下里探了探,毫无敲门者的踪迹,只有手边的路面上,还湿漉漉的,有老太太刚才泼的洗脚水。

“走吧。”他说了一句。

临出门时,我回身将大门给那老太太合上了,然而,就在我转身锁门的瞬间,身后猛地传来一阵疾风,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我身后扑了过去,紧接着是老洛的一声闷哼,我惊的一回身,便见一人高马大的黑影,勒着老洛的脖子将他往巷子里拽,速度特别快,老洛要害被制住,根本来不及反抗。

我顾不得多想,立刻冲上去飞起一脚,那人手下一松,老洛趁势逃脱,转身跟着一起打。我俩同时围攻,对方确并不恋战,转身进了巷子,里头七弯八拐,我们追进去几步,人就没了踪影。

“刚才那人……好像不是吴老头他们。”我喘着气道。

之前被老太太暗示说有人要害我们,后来又听见门外奇怪的敲门声,让我不得不猜想,会不会是吴老头和他那卖东西的同伙,有了别的什么念头。

现在看来,刚才袭击老洛那人,块头很大,穿着一身没有标识的黑色运动服,黑色鞋子,还用黑头巾包裹了全脸,就剩下一对眼睛露在外面。

我们什么时候惹上这人的?

“要不要追?”见老洛不说话,我问了句。

老洛摇头:“巷子太乱,地形不熟,而且不知道他有没有同伙,撤。”黑暗中,我俩背对着背往外撤,刚撤到一半,刚才那黑影就又从旁边窜了出来,真让老洛说着了,对方熟悉地形,在巷子太吃亏了。

不仅如此,很快后方又窜出来一个相同打扮的人,狭窄的巷道,两个魁梧的黑衣人,我和老洛也不算弱鸡,其实可以干一架,但问题是,此时窜出来的二人,手上已经多了家伙什,他们手里头各拿了一根铁棍,像建筑钢筋那种。

这还怎么打?

旁边窜出来的人,一棍子抡过来时,我一身骨肉去抵挡,就差没把我手臂给打折了。

“跑!”我拽了老洛就狂奔,直往棺材铺而去,大门一推,脚一跨,身后追击的两个人就突然停了。

二人对视了一眼,各自往两边退去,这地方主街道只有一条,但房屋建筑间的巷子却多的如同迷宫,两人各自一闪,没入其中,便又没了踪影。

我揉着被打的手臂:“老洛,你仇家?”

他道:“我仇家想对付我,就不是这点小阵仗了。”

我道:“行,小阵仗,问题是这小阵仗将我们给难住了。”

老洛道:“她肯定认识这两个人。”我知道老洛说的她指的是谁,便往楼上看去,道:“而这两个人,也肯定认识她。”不进入对方的店铺撒野,这是一种重视。

那两人认识老太太,并且给这老太太面子,我们在棺材铺里,他们就不进来,我们出了这地盘,他们就出来袭击。事实上,让我觉得心惊的是,刚才那黑衣人从巷子里,抡着钢棍攻击我时,并不是朝我身上,而是直接朝我脑袋太阳穴的位置横扫过来的。

那种打法,完全是要人命的。

也就是说,这两人不是一般小打小闹的混混,是敢杀人命的那种。

若不是我反应的快,抬臂迅速那么一挡,估计命都得交待在那巷子里。

“无法无天……嘶,我这手……”

老洛立刻道:“骨头没事儿吧?”

“不知道,疼的厉害。”

老洛将大门关了,对我道:“上去找那老太太问清楚,不管骨头断没断,先找东西给你固定下。”

当即,我俩重新上二楼,躲过那些钢丝线,到了老太太门口,她根本没关房门,我站在门口喊了她两声,对方不说话,回应我们的是咳嗽声。

“老太太,秋天了,晚上多盖点被子,别着凉了……我们哥俩能进来,问你点事儿吗?”

对方不答话,老洛这时发现墙上有电灯开关,便直接按开了。

黄灯泡一亮,一看门内的情形,我吓了一大跳:里头没床,只放着一口棺材,棺材的盖板还盖着,只不过没盖严实,露了一半。

棺材边缘搭着一只瘦骨嶙峋的手,此刻,手的主人,从棺材里慢慢坐了起来。

我看着睡在棺材里的老太太,觉得脊背发凉,干笑:“您、您老这嗜好,挺特别的。”

老太太打了个哈欠:“年纪大了,不定睡一觉就醒不过来,给别人倒了一辈子棺材,自己临了要睡不上,不划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