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七十八章 巧了

架不住洛息渊这哥们儿死赖着不走,我估摸着自己要是不去看上一眼,他能一直在那儿蹲着。

无奈之下,我只能不情不愿,冒着长针眼的风险,凑上去打算对付着看一眼,并且不停告诉自己,我是被胁迫的,以此来降低自己的道德谴责感。

然而,当我将脸凑上去那么一看,下面的情形,让我顿时一懵。

合着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,下面的房间,和吴老头那旧房子的格局差不多,我们此刻掀开的瓦片下,对着的是个厅,并非卧室一类的地方。

这厅里的布置十分老派,红木榻上躺着一五十来岁的男人,光头,留着胡须,腿翘在前面的茶案上,眯着眼,神情恍惚,嘴里头哼哼唧唧的,整个厅里就他一人,没见有姑娘。

我瞧他那神情,觉得不对劲,起身冲老洛耳语:“好像是吃了什么东西。”

老洛道:“不是好像,是肯定。”

我道:“把地址记下,回头办他。”

老洛道:“你一个做考古的,能别管那么多闲事吗?”

我道:“作为一个新加入的党员,要对一切……”

“嘘。”话没说完,老洛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再次往下看去,这次我俩的脑袋都凑在一处了。

下面的男人神情迷离,似乎快要从那种状态中解脱出来,眼睛跟着睁开了。他睁开眼的第一时间,便将目光看向了旁边摆着的架子上。

那架子就在他几乎触手可及的地方,之前我就光顾着看他了,没顾得上其他,此时才发现,那架子上摆着的东西有些眼熟:哟,何止眼熟,那不就是不久前,在浮梁失踪的斗彩鸡缸杯吗?

嘶……假的吧?

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个,毕竟这东西现存很少,本就是皇室赏玩之物,薄如蝉翼,动辄就碎成渣,时间流逝,极难有器传于世,能有两三个,已经是很难得了,哪会这么容易就在此地遇见?

不过,市面上假货到是不少,低一点的通行货,十几块、几十块一个,逗游客开心的,游客自己也知道;再仿的厉害点的,想拿去蒙行家的也有,但比较少,毕竟这种文物的容错率太低了。

此时我们在房顶上,隔的又远,我只能确定,被那男人握在手里的东西,形制花纹,和我后来看到的资料一模一样,其余的就不能确定了。

再说了,真流落到他手里,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往手里这么一握。

果不其然,那中年人在手里玩了会儿,突然一变脸,像是生气似的,直接将东西往地上一砸,那杯子就碎了。

这就更不可能是真的了,市面上两三个亿的东西,能这么随便摔吗?

不过,这人突然变脸是为什么?怎么摔着东西,一脸怒容,一副自己跟自己生气的模样?在我有限的认识里,刚吃完东西,不是应该蔫巴巴,精神萎靡吗?他这情绪变化是不是太大了?

正琢磨着,便听一阵蹬蹬蹬的上门声,紧接着一个三十岁的女人进来,嘴里一边念叨着怎么又发脾气之类的,一边弯着腰,开始收拾地面上的东西。

我心说:我要是敢在何玲珑和楚玉面前这么摔东西,我不是被扣奖金,就是被打死,楚玉那姑娘……算了,不想她了,让她在牢里好好改造吧。

却说我开了个小差,那女人已经将碎渣给收拾了,走到男人身边,半劝半顺的说:“爷,犯不着生这么大气,这不是拦下了吗。”

男人说道:“交待下去的事,没一件办成的,现在人在景德镇被扣住,捞是捞不出来了,不过,料想他也不敢说出什么不该说的。”

女人道:“那是自然的,他要敢说什么,出来可比在牢里死的惨。”

我原以为只是个玩假货的瘾、君子,本已经没了兴趣,打算撤了,突然听他们这么一说,我和老洛都被吊起了性质。

要知道,不久前我们才从景德镇回来,再一联想他刚才摔那杯子,不由得让我不多联想。

莫非,这人,和当初的事儿有什么联系?他说的被景德镇压下的人,会是指谁?

“四川那边的消息断了,打听来的线索,说全死在墓里了,最可气的是,尸体还让条子弄走了。”

女人道:“那边偏僻无人,按理说是最周全的,怎么反而篓子捅得最大?”

男人摸着自己的光头,舔了舔嘴皮子:“说是金陵考古院里,一个姓卫的小研究员儿干的,妈的,等我缓过来,非得弄死那小鳖孙。”

这下,我脖子一紧,心知自己来对地方了。

旁边的老洛一听这话,幸灾乐祸,镜片后的一双眼睛,反而带上了笑意,瞟了我一眼,用唇语学那光头说话:“小鳖孙。”

若不是条件不允许,我保证,肯定将人直接踹下去,先摔断他一条腿再说。

真得感谢那徐老四,把我和老洛引来这么一‘宝地’,这种地方,若不是有人引荐,谁能打进内部啊?外面的人进来一看,就是一片老旧楼群,住了些补鞋子、卖柿子、算命看风水的老头老太太,谁能发现这里头另有乾坤呢。

我放缓了呼吸,更仔细听着,想多听到一些消息,老洛也很感兴趣,跟着凑,两颗头在开口的位置挤来挤去,一个没留神,便听咔嚓一声响,不知哪片瓦碎了。

我和老洛一惊,下面的人迅速抬头:“谁!”

在光头抬头的瞬间,我和老洛已经移开脸,也不知有没有被对方正面瞧见,应该没有吧?毕竟就半张脸不是?

再一想,嘿,瞧见就瞧见了,合着犯罪的人又不是我,正面刚谁怕谁啊。

老洛此时一拽我胳膊,低喝了一声:“快撤。”

与此同时,屋里的光头大喊了一声:“抓住他们!”伴随着他的话,里头的动静顿时热闹起来,那杂乱的脚步声让我立刻意识到:这屋子里人很多。

或者说,那光头看起来是一个人待着,实际上周围藏着不少手下。

完了,赶紧撤吧,今夜注定无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