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七十五章 救你

我和老洛一前一后进入棺材铺,棺材铺约摸六十来平,左侧是柜台,柜台外连接着一架楼梯通往二楼,楼梯右边就是正堂,摆放着三具棺材,三具棺材的右侧三面靠墙的位置,则放着各种木料、板盖,挂着图片样式,顺便角落还有大字报,上面写着经营业务。

主营成木棺材售卖,定制提前一个月约,材料、厚度、漆料可选,价格不一,附带倒卖墓地。现在有些人没地,又想偷偷给老人土葬,就有了这种中介贩子。

你说房产中介这事儿,也挺神奇的,有给活人干中介的,现在还有给死人做中介的。

老洛在查看那些木料时,我闻到一股香味儿,下意识的抽鼻子闻嗅,很快便锁定了香味儿传来的方向:楼上。

我猛地抬头看去,由于手电筒在老洛那儿,因此我只能看见半截楼梯的情景,而此时,楼梯的光暗交界处,赫然有一双脚站着。

一双穿着布鞋的小脚,沿着脚往上是藏蓝布的裤子,再往上,便能看见一个矮小的人影,正居高临下,无声无息的看着我们。

“嘶……”我倒抽一口凉气:“你、你干什么!”我可以确定,她应该就是之前偷窥我俩的小老太太。

对方听见话,却不回答,转身往楼上走。

我没多想,拔腿就追,一头的老洛也立刻跟了上来。

这小老太太走起路来无声无息,但脚程很快,上下楼梯轻飘飘的,跟没重量似的,我只见她在二楼处往左一拐,就没了身形。

当我下意识拐弯要跟上去时,老洛猛地从身后搭住我的肩,并且施力一压,让我停下了脚步,与此同时,他指了指地面。我就着他手里的灯才发现,这地面和墙体的楼板缝隙间,竟然牵着许多细线,不知是钢丝还是什么,总之很隐秘,稍不留神就忽略,容易被摔个狗吃屎。

紧接着,我发现了更可怕的一幕,这细钢丝,只是在地上也就算了,事实上空中也有。

设想一下,如果我被地上的钢丝绊倒,整个人往前一摔,重量带着我,脖子、眼睛或者某个稍微脆弱一点的部位压上去,岂不是得变成恐怖片现场了?

后怕之下,我和老洛对视了一眼,在这条布满钢丝的走廊两侧,各开了一扇门。左边临街的门关着,右边的门开着。

那老太太应该是进了右边,否则那么短的时间,不够她完成躲避钢丝,外加开门关门的动作。

有了眼前这个陷阱教训,我和老洛没敢再贸贸然上前,于是我清了清嗓子,开口:“老太太,您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屋内的人开口了,说:“救你们的意思。”这下我听出来了,果然是下午卖柿子那老太太。这下我心里不乐意,心道:白天好心好意帮你,你到好,晚上装神弄鬼吓唬我们,这是什么道理?

“老太太,您弄这么一陷阱,刚才我差点儿就撞上去了,不死也得带伤流血,怎么能说的上是救我们?”

她依旧在屋里,用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,嘶哑缓慢的开口:“不会死,也不会流血。”

我道:“我们哥俩,可有什么地方得罪您了?”

她道:“下午,你买我的柿子,我高兴,所以搭救你们一把。”

不等我开口,旁边的老洛便缓缓道:“听您的意思,我和他现在处于危险中,不知是什么危险,又不知你是打算如何搭救我们?”

老太太说:“有人要害你们,但是,你进了我的铺子,对方就不敢进来,等天亮了,对方也不敢对你们做什么了,你们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
我和老洛对视一眼,正要答话,就听屋里传来哗哗的水声,水声响了一阵,无声无息间,便见黄昏卖柿子那老婆婆,端着个脚盆,及拉着布鞋出来,也不看我们两人,打开了对面的门,穿进去。

紧接着,外头传来泼水声。

得,老太太在泼洗脚水。

她端着木盆回来时,站在楼道上,转头看着我们,似乎在想什么,片刻后道:“这里只有一间床铺,我一个人住,不方便留你们住宿,不过,楼下的棺材,你们可以躺一躺,里面垫了棉被。”说完,就端着脚盆进屋了,任凭我和老洛再怎么说话,她也不开口。

“难道她……睡了?”我问。

老洛给出了肯定的回答:“她睡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老洛道:“呼噜声。”

我侧耳细听,还真是,呼噜声不大,不注意听还真听不见。

我道:“那咱们现在怎么办?”

老洛看了我一眼,一脸无奈:“当然是离开,你还真信她的话,留在这儿过夜?”

我靠着墙歇气,琢磨道:“万一她说的是真的呢?”

老洛道:“你这么容易相信别人?”

我一想,也是,总不能人家说什么都信以为真,万一这老太太是精神有问题呢?毕竟精神没问题,谁大晚上,不带灯的满街转悠?还在房间里布置下机关,跟有被害妄想症似的。

想到此处,我和老洛便决定不搭理这老太太,转身下楼,走到门口时,我俩停下了脚步。

大门被关上了,不仅被关上,门栓还从里面被带上了。

我使劲揉了揉眼:“我没看错吧?门栓上了?这地儿是只有我们三个人吧?”刚才我们三人都在楼上,那这门是谁栓住的?莫非这房间里还有第四个人?

思索间,我再仔细一瞅,发现这门栓上也连着一道钢丝,不过钢丝走的特别隐秘,全藏在建筑结构的缝隙里。我两的打着灯追踪着钢丝的走向,才发现它是穿向二楼的。

瞬间,我回忆起那老太太端着洗脚盆回屋的,右腿往旁边伸了一下,像是碰过其中一根钢丝。

难不成这机关,不是用来害人……而是用来控制这些的?

我试着伸出手指,刚想去拨一下后面的钢丝,试试反应,然而,没等我上手,反到是门外,突然传来了三声敲门声。

“咚、咚、咚。”

我一愣,老洛眯着眼,开口:“谁?”

外面的人不回话,声音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