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七十二章 暴露(上)

“警惕性这么高的吗?”那人见我被老洛拦下,便自顾自的自己喝起来,一副故意证明给我们看,显得我和老洛有多小心眼似的。

出门在外,该有的警惕心不能少,特别是和一系特殊人员打交道的时候。

因此,我也不在意,等他慢悠悠喝完半盏茶,他才起身,从老式的屏风后的一个柜子里,摸出了一个竖立的长方形不匣子。

木匣子款式简单,一打开,里面是一层保护棉,棉上又是一层白棉布,里头端端正正放着一样东西,墨绿带着铜花,生冷坚硬,在澄黄的老电灯泡照射下,显得古旧而神秘。

这东西看起来是个造像,下面是个方墫,上面是只扭身而卧,摆着尾的大猫,猫上是个戴着面具,穿着古怪服饰的女性,向上张开双臂,仿佛要拥抱或承接什么东西,一足踏在大猫的背上,一足屈起,收在身后,曲腰直背。

吴老之前提起来时,管着东西叫‘卧虎舞女四方墫’,而非卧猫,事实上,这造像就是典型的猫科动物,乍一看是只虎,身上也有代表斑纹的粗犷凸起线条,然而在脑袋部位却突然将纹饰一收,变得光溜溜的。

如果我没有见过之前那只秃头大猫,恐怕也会认为这就是一只虎,但见过那只猫后,就能立刻察觉到其中的细微区别。

这玩意儿,应该叫‘卧狸渝巫墫’更贴切。

这猫背上的的女人,造型服饰怪异,与我当初在那鼓周围看见的画十分相似。

按照吴老的说法,这东西可能是在被盗出来的过程中,出了什么意外,狸背侧受到了硫酸的侵蚀,这人拿来找他做修复。

出于职业反应,我迅速就往它后背处看,虽然没有看见腐蚀过后的残缺,但能明显看见颜色差距。

我有些奇怪,说:“这么痕迹这么明显,你怎么出货?”

那人一手端着茶杯,看不出在想什么:“需要时间,大概十天左右的氧化期,颜色就会跟周围融合一体。”

“这么神奇?用的是什么材料?”

他不说话了,看着我,这下我意识到,自己又问的太多,激起这人的警惕心了。

好在这时老洛接过话头,说我们需要拍个照片给洛家先生,这人表示可以,但只能拍东西。老洛装模作样的拍了两张照片,也不知道他是发给谁了,须臾便收到一条信息回复,示意这边开价,并且需要知道来龙去脉,否则不放心,如果东西不是太烫手,愿意收更多。

这一切都是在那人的注视下进行,我都不得不感叹洛息渊也太精明了,在我不知道的时候,他已经和自己人串通好了。

原本这人是不愿意透露的,但见买主这么双开,又是金陵洛家,有名有脸的,脸上便露出犹豫之色。迟疑片刻,他说得找上游的人商量,让我们等一等。

说话间,便自顾自到了后堂,应该是打电话去了。

隔着一道屏风,他走的挺远,脚步声逐渐远去,听动静,外面应该有个木廊。

我突然觉得不对劲,悄声问老洛:“你看,这人表面上,好像很守规矩,什么都不透露,但他眼前这事儿,做的不对。”我示意桌面上的东西。

古玩交易,精细到过手、过气,都有一套规矩和讲究,更不要说把货放在买家跟前,自己消失无踪,这在正常交易过程中,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。

除非有什么特定情况。

是因为,对方觉得我和老洛在他的掌控之中?这老房子,就只有吴老一个老头,而且现在还不知道去哪儿了。

唯一的主街道设施老旧,人烟稀疏。

我和老洛现在,完全可以抱了东西就撤,但凡机灵些,脚程快一点儿,这东西就被我俩端走了。

老洛经我这么一提醒,像是想到了什么,眼皮一动,压低声音道:“你悄悄的,下去看看那姓吴的在做什么。”

“你怀疑……”

老洛眯了眯眼:“可能有诈,小心为上,去。”

我点了点头,便起身,沿着楼梯下去。这木制的楼梯走动起来,若是不注意,动静就会很大,我几乎是屏息凝神,浑身紧绷的一步步下楼。

走到二楼时,眼前几乎漆黑一片了,主要是来时,外面还有些夕阳的余光,从窗户透进来,即使没有开灯,室内也不至于太黑暗。

但现在,外头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室内没有补充光源,便黑的伸手不见五指。

之前进来时,一楼的等被吴老打开了,按理说是可以透光上来的,但此时我才发现,一楼竟然也是黑的,仿佛吴老下来后,就关上灯离开了。

便在我疑惑之际,忽然,我听到右侧传来轻微的脚步声,像是有人在走动。

之前上来时打眼看过,二楼的正厅比较大,正厅外连着小房间,此时黑暗中,正厅什么也瞅不见,声音似乎是连接着的房间里传出来的。

按照一般设计格局,那后面应该是卧室一类的地方。

我悄悄走过去,脚下没有声音,像是铺了硬地毯。

走到头时,靠左有个门框,后面是个一米多宽的木廊,声音其实是木廊后面传过来的。我顺着出去,夜风一吹冷的人直打哆嗦,也就在这个位置,我才看见小屋里透出的昏黄的灯光,随之而来的,还有一个窃窃私语的交谈声。

看起来是吴老在卧室里,估计在休息,那说话声,莫非是在跟谁打电话?

我半蹲着身子往前走,因为是老式的建筑,所以门墙上安的是玻璃,我要站着走过去,里面的人能看见我的影子,我也能看见他的影子,必然暴露。

蹲着走到门外,我贴着耳朵听墙根儿,便听里头的老吴声音压的很低:“……安全吗?可别出什么事……我会收拾好,等他们……”他声音逐渐小下去,与此同时传来哗哗的水声,水声掩盖了他后面的话,我听不见了。

收拾?他们?这个他们指的是谁?

便在我疑惑间,里头的人脚步突然加快,迅速朝门口而来,我一惊,忙往后跑,刚拐进屋里,紧跟而来的吴老头,从后面打过来一束光。

我身形一顿。

他低喝:“你怎么在这儿?你干什么。”

我深深吸了口气,调整脸上的神情,笑:“师傅,洗手间在哪儿?没找着,憋不住了快。” 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