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七十二章 信任

  “这藏尸所的结构,闻香通冥壶中肯定有记载,Lavinia请了四个盗墓好手,其中两个你都认识,老林和秦添,万一他们瞎来,会不会出什么事?”

  老洛不回这话,却是对秦添挺感兴趣的,道:“上次出窑村,他可是追了我好长一段时间,差点被他得手,这小子是个人才,却干盗墓行当,可惜了。”

  我道:“别百步笑五十了,赶紧说说,这下面不是墓地,如果老林用他们的方法乱来,会发生什么?”

  老洛却是讳莫如深,不肯直言,只道:“总之,真正的入口只有一个,妄图使用手段,从其他方位进去,不会有好下场,你还是好好跟着我,保你自己的小命吧。”

  “既然你知道入口只有一个,为何不知道入口的位置?难道那闻香通冥壶上没写?”

  洛息渊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,说:“位置就在这附近,如果我没有猜错,你们的人,已经找到了。”他示意了一下信号哨传来的方向。

  “如果入口,这么容易找到,那你的人为什么……”话未说完,我猛地明白过来:“不,你的手下,其实已经找到了入口的位置。”

  老洛不置可否,点了点头。

  我越来越疑惑了,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既然已经找到了,为什么不进去?为什么不约在入口汇合,而是约在入口附近,并且人还莫名其妙失踪了?

  像是知道我的疑惑,老洛道“入口在什么位置,闻香通冥壶上记载的很清楚,找入口,并不困难,难的是……怎么进去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老洛指了指耳朵,嘘了一声,示意我道:“仔细听,快了。”

  雨后的山林,群鸟收翅,云暗风止,我跟着侧耳倾听,只听得远远近近,一些意味不明的响动,多是林间栖息的小生命弄出来的动静,别的再无其它。

  然而,洛息渊却是靠着一株树,气定神闲的模样,微微眯着眼,仿佛在等待些什么。

  就在我疑惑关头,便听之前信号哨传来的方向,突然传来一声大叫。

  是个男人的声音,但因为声音过于惊恐,失去了原本的音色,一时间我也听不出来是队伍中哪个人发出的。伴随着这一声惊叫,老洛靠着树的身形立刻站直了,冲我微微一笑,道:“鱼饵出来了,该把他们装进兜里了。”

  鱼饵?什么意思?Lavinia等人如果是鱼饵,那么鱼又是谁?

  我还没明白,老洛便指了指晕倒在地的白虎,对我道:“走吧,带上他,我带你看一场好戏。”

  “我是给你当苦力的?”一边说,我认命的将白虎给扛了起来,谁让我之前被黑猴子抢了装备,因此身上东西不多,打那之后,我算是Lavinia队伍里的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

  如今这换了队友,我待遇竟然没有丝毫更改,也是一言难尽了。

  我急着想知道Lavinia等人的情况,身上虽扛了个人,走的却比洛息渊还快,反到是老洛,慢悠悠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来山里旅游的。

  一边走,我一边试图探听到一些消息,然而,无数个疑问抛过去,老洛只用一句话就堵了回来:“很快你就会知道了。”

  说了等于没说。

  在行进的过程中,很快我们就发现了各种人类活动的痕迹,痕迹越多,显示往这一块儿来过的人就越多,队伍里的其余人应该都已经汇合了。

  只是,除了刚才那一声大叫以外,现在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?

  顺着这些痕迹,很快,我和洛息渊便到达了目的地。

  之所以一眼就知道这是目的地,原因也很简单,所有的脚印,都在此处汇集了,雨后泥泞的山路,将一切活动痕迹,成倍的显现了出来。

  此刻,我眼前是一片很古怪的地方。

  这块地方,大约有二十来平米,没有长树,因为堆积了很多石头,估摸着是山体滑坡,顽石汇聚于此,因此形成了这么一片高低不平的石头地面。

  石头上长满了青苔,经过雨水的洗刷后,颜色鲜绿。

  柔软的苔藓上,留下了一些伤痕,显示出被硬鞋底刮过,而且还不止一个人。

  顺着青苔上的痕迹一路往前,是两块巨石,不规则的搭在一起,因此巨石中间,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洞口。

  茂密的青苔,一直长入了洞口里。

  我正要开口,忽然之间,被我扛着的白虎动了一下。我估摸着他是要醒了,正打算将人放下,洛息渊猛地伸手,往白虎后脖子处一按,得,人又晕了。

  老洛道:“继续扛着,他醒了碍事。”

  说完,一马当先走在前头,开始往那两块大石头中间而去。

  这地方留下的痕迹,处处都显示着Lavinia一行人朝着那两块大石头中间去了。

  “老洛,你当心点,他们都进去了,里头还不知道有什么呢!”我间洛息渊跟往自己家走一样,几个大步跨入,一弯腰就钻进了两块大石头间,不由一惊,下意识的提醒他。

  就算手里有闻香通冥壶的资料,心也不能这么大吧!我扛着白虎实在不方便,再加上之前小腿受过伤,折腾这一阵相当难受,一怒之下,猛地伸腿一钩,将老洛跟绊住了。

  他到还真不防备我,身形一个踉跄,差点被我绊倒。

  稳住身形后,他转头,有些无奈,一脸我欺负他似的表情:“你做什么?”

  我指了指白虎:“你是打算让我一直扛着他?”

  洛息渊指了指大石头深处:“里面有个好位置,适合放他,一会儿进去,你就把人放下。”

  大白天,我们也还没开手电筒,从我的视角往里面,里头黑乎乎的,像是是十分狭窄的模样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里面的情况?难不成,闻香通冥壶上,还有藏尸地的详细结构?”

  “有。”他笑了笑:“而且很全面。”

  我道:“老洛,你真是太奇怪了,我现在越来越想知道,你做这一切的目地了。”

  他还是那句话:“很快你就会知道了。”

  我于是只能继续扛着白虎,而走在前面的老洛,则打开了一支狼眼。

  “我真不敢相信,在经历那些事情之后,你还让我走在你后面,如果刚才我不是伸出脚绊你,而是拿着弩给你一箭,你现在已经没命了。”

  前面的洛息渊脚步一顿,没有回头,片刻后,他缓缓道:“我一直相信你,从未怀疑过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大概能猜到你想干什么,我一直阻止你,只是不希望你和这些人牵扯在一起。我从来就相信你,这么多年,我看人没有走眼过。我的后背,一直是可以给你的。”说完,他继续往前走,而我扛着白虎,整个人都有些懵。

  难道……老洛他,一直就知道我的真实目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