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七十九章 尊者一米六

  我忍不住想细看,只见里头充满了淡黄色,半透明的液体,应该是古代防腐用的药水。

  这液体有股异味儿,但这点儿异味,和吞光甬道中的腥臭比起来,小巫见大巫,可以忽略不计。

  “……叽——!”伴随着水晶顶盖的响动,‘大匣子’彻底被推开了。

  老洛没急着动手,打开了放在一旁的小包。

  大的装备包被我们用来垫钢管了,小包是老洛之前清理出来的,放了他此刻需要用的物件。

  他开始脱外套,露出了里面的背心。

  紧接着,从小包里摸出一双长手套,一直延伸到上臂。

  长生蛊是个很奇特的东西,成熟后,如果感应不到附近的血肉之躯,就会离开此地,寻找最近的血肉。

  弄死它,又会使得这里的自循环系统溃散。

  唯有将一具血肉放置在它附近,让它看得着,够不着,留守这里长期转悠。

  老洛将双手伸进了淡黄色的液体中,一使力,便听哗啦啦一阵水声,一个人被他的双手带着,猛地坐了起来。

  不错,是坐起来,不是拎起来。

  人死而僵,正常情况下,老洛一使劲,应该是拽起来一具直挺挺的尸体才对。

  现在……怎么对方是坐着的?难不成死了这么久,尸身还是柔软的?我觉得头皮有些发麻。

  老洛显然也有些意外,愣了一下,微微睁大眼。

  只见那坐起来的尸身,肩头以下的部位,泡在液体中,而其上的脖颈、头部,露出的皮肤,有些皱巴巴的,却明显是柔软的。

  淡黄色的,带着粘性的液体,如同蛋清一样,挂满尸身的头脸,脑后是一条编的颇为规整的辫子。

  这辫子,和现在清宫戏里的辫子可不一样,清宫戏那是已经经过美化了,尸身脑后的辫子,覆盖面更小,三分之二个头皮都是裸、露着的,辫子编的规整,奈何发型丑,仅存的发量还少,造型丑的不忍直视。

  这就是那位无名尊者?

  我憋着气儿细细打量面容,对方死时,应该是个老者了,再加上尸身皮肉萎缩,具体相貌已经无法辨别出来,总之不是什么好相貌,小孩子看了容易做噩梦的那种。

  也难为老洛了,和那尸身近的不到二十厘米。

  他在最初的愣怔后,很快反应过来,便继续施力,又是一阵水声,整个尸身被拽了出来。

  我很是诧异:“这么矮?”这尸身估计只有一米六左右,衣服上没有色彩和纹饰,是‘白服’,应该是出于防腐考虑,毕竟衣物的染料物质,对防腐药水会有影响。

  由于对方的身形大大低于我的想象,若非那条奇丑的辫子,我几乎要怀疑尸身的男女了。

  “这就是那位无名尊者,怎么会这么矮?宫廷制式,应该是满人,满人多高大,他这矮的有点儿……”我话说到一半,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儿,不禁转了话题:“难道是……”

  老洛闻言看了我一眼,说:“看样子你猜到了。”

  我咽了口唾沫:“猜不中具体人,符合这种特征的,也很多。”

  清朝皇室,个头普遍很矮,主要是近亲通婚,而且挑选后宫时,一律不准比主子高,如此周而复始,一代比一代矮,北方的满人皇室,最后活生生长的比南方汉人还矮许多。

  就冲这位无名尊者的身高、手段、以及这派头,绝对是三百年前的皇室亲贵,而且是比较近的那一种。

  皇子、王爷……甚至……都有可能。

  稍微远一些的,不用守那么些规矩,后代身高便又修复过来了。

  他道:“那你就继续猜吧。”一边说,一边将尸身给放倒在地上躺平。

  我转身继续警戒,嘴里道:“猜不猜得到无所谓了,我到是有另外一件事想问你。把长生蛊困在此地,也不是个长久的办法,天长日久,这里的自循环系统,难免出意外……就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?”

  老洛道:“有,动工,慢慢挖,一点一点,朝它们下手,一点一点消灭,不会这不是我们私人能干下来的。我现在,只是阻止长生蛊成熟,拖延时间,至于后续,交给应该管这事儿的人吧。”

  我道:“比如?”

  老洛随口道:“比如考古院、警察局、医疗院,生物科研部门?”他猛然张口就提考古所,我眉头不禁一跳,差点以外自己被他看穿了。

  好在他也只是随口一说,很快便将注意力全部放到了尸体身上。

  老洛从装备包里,抖出一件儿柔软的、银色的袋子,就像装尸袋,只是银亮银亮的,看起来还挺漂亮。

  老洛不太温和的,将尸身塞了进去,密封。

  “啪——!”尸身被他扔回了水晶匣子里,溅出一片粘液。

  “老洛,你以前的文雅都是装的吧?你当初砸香炉的风姿都喂了狗了?你知道吗,这种尸身属于文物,我请你,谨慎的对待它。”

  洛息渊挑了挑眉,道:“什么时候,造假售假的人,还知道保护文物了?好了,第一件事情办完,还有第二件事。”

  看样子,接下来,就是他所说的‘私欲’了,我顿时来了劲儿,盯着他,等他下一步动作。

  老洛脱下手套,用包装袋裹好,重新套上衣服后,便指了指钢管,示意回程。

  这次到顺利,这哥们儿知道轻手轻脚了。

  我以为接下来他会有比恩的动作,谁知收了钢管后,他居然从装备包里拿出吃食,盘腿坐在地上,撕开包装袋吃了起来。

  老洛吃东西还是很斯文的,压缩饼干被他吃出了满汉全席的派头,只是这地点实在不对,而且混合着旁边洞里传出的剧烈腥臭味儿,他居然也能吃的下?

  我刚想发表意见,他颇为贴心的看了我一眼:“饿了?给。”

  “……”我不饿,谢谢。

  捏着饼干,我没吃,纠结片刻,问道:“老洛,咱们接下来是……?”

  他道:“休息,等人。”

  “等你那三个手下?”

  他道:“等你的领导。”

  我一愣,道:“你是说Lavinia她们?”

  老洛点了点头,不再说话,开始吃东西喝水,我不饿,也不放心,便提着武器在洞口附近转悠,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。

  漆黑的吞光洞之中,时不时传来一些沙沙的响动,似乎是什么虫子在爬,但却没有人的脚步声,恐怕得等一段时间。

  Lavinia等人不像老洛这样,手里开了挂,估计她们在这下面够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