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七十三章 是谁

黑暗中,吴老头打着一支老式手电筒,昏黄的灯光,只照出他的半张脸,脸上的神情晦涩不明。我面上带笑,心脏却砰砰直跳。目光晃过他布满皱纹的脸时,我迅速镇定下来,心想:就算真被他发现又如何,对方都这把年纪了,若是正面冲突起来,我还能被他撂倒不成?

该死的,刚才怎么会那么紧张?

我意识到,这吴老头身上有种气质。

不同于普通老人,这种无形无质的气质,让人几乎忽略的他的年龄,只被那股透出的阴郁和危险感所覆盖了。

也就在我沉下心的瞬间,一直不开口的吴老头慢悠悠的说道:“三楼就有。”

我道:“是吗?我没看到,三楼那兄弟出廊外打电话,说要跟他的上线商议,我没好去问。”

吴老头闻言,指了指右手边,道:“那儿进去,厕所。”

“好,多谢。”我走到大堂东北角,后头连接着个厕所,陈旧,还算干净。

我关上门,撒了泡尿,出去时吴老头人已经不见了,二楼没什么动静,反到是从三楼,传来一阵脚步声,似乎是上楼了。

我立刻跟着上楼,一跑上去,果见吴老头还有出货那人坐在桌前,老洛背对我坐着,正对二人道:“……既然如此,那咱们就这么定了。”

定了?看样子那边有结果了。

我跟着坐过去,便听中年人道:“钱从双方的公司账面上走。”

老洛道:“这么大的交易额,走明账确实更方便,可以。”

中年人道:“三日内,定金到位,我们这边就按计划接洽。”

“行。”老洛应了下来,转头对我交待道:“那边同意了,洛先生也想全部收下,不过交易额太大,不走现金,从双方公司走账。”

我面上镇定的点头,心下暗惊:居然还敢挂一个专门洗钱走账的公司,看来这中年人的上下线,都是做的大买卖,不知倒腾过多少东西,都一条龙‘服务’了。

还想和洛家的公司走账洗钱……太可笑了。

“那既然如此,我们就先走了。”老洛起身,表示告辞。

中年人和吴老头没有挽留,吴老头将桌面的手电筒递给我们,说:“这条街的路灯不亮,外面已经黑了,拿着吧。”

顿了顿,吴老头又说:“这个时间不好叫车了,如果你们要留下来住宿的话 ,四百一个人。”

就这住宿条件,虽说是颇有特色的老宅,但卫生条件堪忧,四百一人简直就是打劫,我说:“不了,我们哥俩还是回酒店,谢谢招待。”

中年人眯着眼,笑的意味深长:“茶都不肯喝一口,谈不上招待。”

我和老洛只是一笑,不接话,转身便下楼。

到巷口时,抬头望去,吴老头在木廊上,探出半个身子望着我们。

这黑灯瞎火,周围又都是破旧无人的老宅,回首看见这么个消瘦的老头,露着半截身子,说实话,一点安慰感都没有,只有总毛骨悚然之感。

都是做锔匠的,怎么同行和同行之前的差异就这么大呢?

往外走的过程中,巷子里冷风嗖嗖的刮,夜风吹过破旧的房屋,放出种种不知名的怪响,仿若鬼哭狼嚎一般。

我对老洛道:“真要走你们公司的账?”

他道:“嗯,怎么,有问题?”

我道:“这事儿是公事,其实和你无关,你肯这么帮我们,太感谢了。如果能正面交易,就相当于将证据送到了我们面前,到时候直接就能一锅端,你就帮了我们考古院大忙了。”

老洛笑了笑:“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,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,我没有能力兼济天下,但小小的为人民服务一下,为正义护航一下,还是可以的。”

我很感动,道:“作为一个商人,你有很高的觉悟。”

他道:“所以报销的事?”

我道:“必须得报,回酒店我就立刻跟院里反应情况,我……”话未说话,我眼角的余光,突然瞥见左侧破楼间的巷道里,一张白乎乎的脸突然一闪而过。

我一愣,狠狠眨了眨眼,几乎以为,自己是不是又回到那个古墓里,又看见那个长脖子大脸的女人头了。

寒风一吹,我分外清醒,可以确定,自己早已经离开蜀地,这里是西安地界,而我也没有被鼓声操纵。

那刚才我看见的是什么?难道是眼花了?

手电筒手拿在老洛手中的,他走在我右前方的位置,这小子警惕性很强,似乎一直有留意我的动静,我刚停下脚,他就立刻回头:“怎么不走了?”

我盯着左侧几米开外的巷子,伸手将老洛手里的手电筒拿了过来,迅速往前走去,边走边道:“刚才巷子里好像有个人在偷窥我们。”

老洛一愣,紧随而上。

此时,我站在巷子口,这条巷子其实并不是用来过人的,而是老式建筑中间隔着的风火线,几乎堪堪只能容一人走过,但凡手里拎个什么东西,或者推个什么小车,挑个什么担子,就无法通过。

巷子有大约十来米长,灯光直接打到尽头,尽头处时一堵塌了一半的破墙,约有六米多高,没塌之前,大约还要高出许多。

这种结构,过去是用来防止走水隔火的。

巷子里没人,但我发现右侧房屋的隔墙位置,因为破旧,出现了一个不规则的洞口。

如果我刚才看见的人脸,不是看错眼,而是有人在偷窥,那么对方很可能躲进那个洞里去了。

这么晚,会是谁?

那张脸虽然一闪而过,但好像是张老年人的脸孔,有比较深的皱纹和下垂的痕迹。

难道是吴老头?

不可能吧,他跟踪我们干什么?

我和老洛刚才的谈话,该不会被那人听了去吧?不管他是谁,这事儿可不能传出去。

脑子里转着这些念头,我迅速往巷子里钻,并对老洛道:“跟上,快。”

不过刚才那人是吴老头,还是别的什么人,总之这个时间点,鬼鬼祟祟跟踪偷窥,肯定不是善茬,先逮住了再说。 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