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七十三章 下井

  洞口里长满青苔,借着狼眼,可以清楚的看到踩踏痕迹,似乎还有人在这儿摔过跤。

  这里面走起来挺滑的,我扛着白虎,速度很慢,好在前方的老洛也将速度给放慢了。至于刚才那个话题,我们都默契的没有再往下说。

  这话没法接,接了,我要么就得编谎话继续忽悠他,至于真话,在考古院的任务没有完成前,是谁都不能透露的。

  人生在世,有时候难免谎话连篇,辜负他人的信任,但若这个人是极为重要的,那么与其说谎,不如沉默。

  老洛终究是懂我的,这个朋友没白交。

  只是,此时此刻,我却看不透他。

  他所展现出来的,究竟哪一面才是真的,是温文儒雅的坦荡君子,还是冷漠逐利的商人,又或者是这个背地里,拿着枪,支使手下上雷管的不法之徒。

  若非老洛说话做事,条理分明,我都要忍不住怀疑,这小子是不是人格分裂了。

  越往前走,这地儿越狭窄,完全就是个乱石形成的空间,毫无人工痕迹,我忍不住问道:“你确定闻香通冥壶中,记载的通道就是这儿?怎么看都不像。”

  老洛弯着腰在前面带路,头也不回:“这只是入口的伪装,乾坤在后头。”

  我道:“你那三个手下都没影了,你也不担心?”

  他道:“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这话一问出口,我就知道没戏。果然,洛息渊又用那句老话来搪塞我,说到时候自然知道。

  他越走,腰弯的越低,我原本是扛着白虎走,最后变成了得拖着他走,便在我蹭了满身青苔,气喘吁吁时,老洛说了声:“到了。”他语气还挺轻快的,说道:“他们下好了绳索,正好方便咱们。”说话间,他手里动作着,似乎是在收绳索。

  由于太狭窄,一前一后的,我也看不见前头具体状况,只片刻后,老洛将一条绳索递给我。

  这绳索我认识,Lavinia队伍里统一配置的登山索,细归细,承重量惊人,匕首轻易割不断。

  既然下了绳索,那么看样子前方是个向下的通道了?我正琢磨着,递绳索给我的老洛道:“给他栓上,我把人送下去。”他示意了一下白虎。

  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便干脆听他的,将绳索给昏迷的白虎套上,随即老洛接手,将白虎弄到了前头,开始往下放绳子。

  我强行凑到前头,支着脑袋往前看,果见前方,有一个竖井样的结构,这井旁边有一块石板,半搭着,想来之前是盖在竖井上的。

  竖井旁边的地面上,打着地钉,绳索就套在上面。

  此刻我已经瞧不见白虎了,因为人已经被放入竖井中,老洛正慢慢的往下放着绳索。

  为什么要先放白虎下去?我心头疑惑,便直接问了出来。

  老洛一笑,边放绳索边道:“你想,藏尸所这么重要的地方,唯一的入口,为什么修建的如此简单?”他示意了下井口边的石板。

  的确,那位‘尊者’,为了长生蛊,为了藏起自己的尸身,费了那么多功夫,怎么会在最紧要的地方,如此放松?倘若我是那位尊者,既不缺权势,又不缺财力,必然要将藏尸之所,修建成铜墙铁壁,才能放心。

  如此简陋,的确古怪。

  我揣测道:“难道说这个竖井……是障眼法之一?并不是真正的入口,其下,可能是个陷阱?”之前在黑苗寨,根据那木碑上记载的内容就可以得知,那位尊者,也不是第一次玩障眼法了。为了隐秘,他可是修了虚冢的。

  如今在真正的藏尸所,修建一个假的入口,甚至将其设置成陷阱,也不是不可能。

  联想到之前听到的那一声大叫,我几乎要确认这个推测了。

  谁知,老洛直接否定了我的推测,他道:“不,这个入口是真的。”

  我道:“真的?真的入口,却做的如此简陋,除非……除非那位尊者,有绝对的自信,自信没有外人能够突破进去,莫非下面,有什么厉害的机关?”

  老洛道:“这口竖井,直通那位大人物尸身所在之处,竖井所存在的目地,不是为了人让外人进去,而是让复活的人,可以从里面出来。”

  我道:“有意思,修建了一个藏尸所,按你的说法,还不是墓穴结构,独树一帜,危险重重,从任何其他位置进去,都会引发大灾难,却又留下这么一个bug……要不你就别卖关子了。”

  老洛道:“我没有卖关子,这口竖井,只能出,不能进。大人物如果复活,可以从这里,直接爬出来,但是,外面的人,如果从这里下去,落入的却并不是那位大人物所在的位置。”

  我脑子里顿时出现了一个Y形的结构图,道:“也就是说,这口竖井,其实有两条道,这两条路,一条只能出来,而一条可以进去的,其实是个陷阱?”

  “无馋,你很聪明。”

  “小洛,你对这儿,熟悉的跟自家后院一样,看来那闻香通冥壶上,记载的信息很是详细,那么,上面肯定也记载了那位大人物的真实身份。我特别好奇,他是谁?”

  “他……他是一个好人,也是一个坏人;他做过许多值得称颂的事,也为了一己私欲,做过伤天害理的事,比如长生蛊。”

  碑文记载,长生蛊,取婴孩之阳魂,续残朽之青春,杀婴过百,终得一蛊。

  确实伤天害理了。

  “既然有做过值得称颂的事,那么想来,在历史上应该是有名号的,是谁?”

  洛息渊犯起了毛病:“什么都轻而易举的知道,岂非太无趣。就当是个谜题,你自个儿猜去吧。”说话间,绳索到了底。

  也就在这瞬间,竖井下方,突然传来了一种古怪的声音。

  这声音不像人的叫声一样,富有穿透力。

  这是一种沉闷的摩擦声,难以形容,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爬,又像是有一条巨蟒在移动,又像是有一个巨大的磨盘在被人推动。

  总之,声音不大,却让人难以忽视。

  我眼尖,猛地发现,竖井口搭着的绳索放松了。

  由于坠着一个人,因此绳索放到底后,是紧绷勒着的,现在却失去了紧绷感。

  很显然,之前被我亲手套上去的白虎,已经脱离绳索了!

  我只想配合何玲珑,将这些人绳之以法,然后进入考古院,专心做自己的手艺,让自己的一身本事,不至于荒废,或者被有心人利用。

  我并没有害人之心,因此在刚才绑白虎是,我给他上半身整个儿绑住。这种绑法,可以最大程度保证白虎不会在下坠过程中,出现伤亡。若只在腰间一捆,到是简单,只怕昏迷的人不受力,往下一坠,腰先折了。

  也正是如此,绑的结实,自然不容易将绳索给解开,哪怕白虎在下坠过程中醒了,也根本不可能有挣脱之力。

  可现在,从绳索到底,至我们说话的这不到两分钟的功夫里,绳索另一端的人就没了?

  难道是因为Lavinia等人在下方接应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