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七十一章 独树一帜

  老洛身上背了装备,又拎着白虎这个大块头,还是挺吃力的,我跟上去抬了一把,两人一前一后,拎着白虎,在茂密的植被间穿梭。

  原本是打算一路跟着Lavinia等人,如今却为了救洛息渊,在白虎面前暴露了身份。如果我一个人回到Lavinia的队伍中,势必无法解释白虎失踪的事,跟白虎一起回去就更不可能了。

  为今之计,只有先跟老洛一道,避一避Lavinia等人,顺道也正好打探打探,老洛带着手下这一批人,是想干什么。

  很快,我俩带着人,到了洛息渊之前逗留的位置,由于是下雨天,这地儿被他踩出了一大圈脚印,也不知他刚才在此处逗留所谓何事。

  “你刚才在这里转悠什么?”我压低声音问。

  洛息渊没回话,而是问我为什么和队伍里其他人散开,摆明了打听Lavinia等人的动向。

  我原本是乐于见这两拨人对抗的,Lavinia、老洛、渡云阁,这三拨人越乱,对何玲珑的行动就越有利。

  但此时此刻,有黑苗的例子在前,我反而不希望他们正面冲突了,天知道会闹出几条人命来。

  “那个黑苗死了,还有他的猴子。”

  洛息渊脚下一顿:“我知道。”

  我接着道:“他们悬尸的事,你也知道?”

  洛息渊说知道。

  这下我有些费解了:“那么,尸体被黑猴子偷走的事,你知道吗?”这次,;洛息渊却说自己不知情。

  “你是什么时候来这儿的?”

  他道:“今天早上刚到,他们给我发了定位,汇合地就在这儿。”洛息渊指了指周围地面上泥泞的脚印:“但我来的时候,没见到他们三个。”

  我道:“所以,你刚才在这里徘徊,是在找人?”

  洛息渊点了点头。

  我道:“他们传信息给你,讲了黑苗的事,那么,他们有没有讲雷管的事?你知道吗,你的手下,在门外安装了雷管。当时这傻小子要推门。”我指了指被扔在地上的白虎:“若不是我及时察觉到不对劲,他们几个,还有我,都被炸成……你知道鸡米花吗?一小块一块小那种。”

  洛息渊嘴角动了动,却没有回应。

  以我对他的了解,我立刻意识到这人十有八九是知情的,一时间不由大怒:“洛息渊,是谁当初,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遵纪守法的商人?你手里拿着枪,让手下用雷管炸人,你就是这么遵纪守法的?你……”情绪激动间,我声音略有些提高,话未说完,猛地被警惕的洛息渊一把捂住嘴。

  “嘘,你是想把你那些同伙引来吗?”

  顿了顿,他加了一句:“我有跟他们打过招呼,若遇上你,不取你性命,他们不知道你也在里面。”我点了点头,示意他把手放下。

  “老洛,你把重点搞错了,不是你的手下炸不炸我的问题,而是你们……你们想杀人。”我边说边有些后怕,若他们真的得手,沾上人命,届时就没有回头之路了。

  洛息渊只比了个暂停的手势,表示不想继续这个话题,说要在附近找人。

  我觉得挺无奈的,丢下白虎和我就自己窜出去,他这是信任我呢,还是吃定我没法回Lavinia那里去,拿我当他的第四名手下了?

  事已至此,得,我只能充当看守,干脆爬到附近一颗树上望风。

  那三个蒙面人,是洛息渊的先头部队,如今将洛息渊约到这附近,十有八九,那长生蛊所在,应该也就在周围了。

  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老洛来了,他的三个手下却不见了。

  莫非是有什么意外?

  这会儿我在树上,白虎在树下的泥地里,被五花大绑。众人虽然分开搜索,但整体范围已经非常小,事实上,所有人都在周围这个小圈子里转悠。

  我担心Lavinia等其余人会转到附近来,这要遇上就糟糕了。

  正琢磨着要不要将白虎一起弄上树时,山林里,猛地响起了一声急促的哨子声!

  哨子声自左手边传来,听声音离的并不远,信号指示为:重大发现,集合。

  我记得,那个方向,好像是老林和秦添负责的,难道是他俩发现什么了?现在该怎么办,我是过去还是不过去?过去了,他们若问起白虎,我该怎么交待?这些念头正翻滚间,老洛颇为狼狈的从林子里窜了出来,一身的泥土和植物碎屑。

  “我在这儿。”他没瞧见我,以为我跑了,沉着脸四下张望,我不得不压低声音提醒这小子。

  老洛眯着眼抬头:“爬那么高干什么?”

  “站得高看得远。”

  他道:“那你看到什么了?”

  “树冠、树叶、树枝、菟丝子、寄生菌……”

  “重点。”

  我摊了摊手:“没有。”

  老洛道:“刚才的哨子声,是你们的人发出的,信号指示是什么?”信号哨的节奏,是由队伍自己约定,以保持隐秘性,我事先知道,自然清楚不同哨响的含义,洛息渊不是队伍里的人,自然不明白。

  我将哨音信号跟他说完,洛息渊眉头一皱,喃喃道:“重大发现……难道是长生蛊?”

  我从树上下来,听到他最后一句,不由觉得奇怪:“闻香通冥壶在你们手里,破译的秘法也被你们劫走,那长生蛊的位置,你们不是最清楚吗?老洛,看你这模样,怎么好像不知情似的?”

  洛息渊闻言看了我一眼,指了指脚下:“谁说我不知情?这底下……”他指了指脚下:“……就是那位大人物的藏尸之所。这位大人物,坚信自己三百年后,能靠着长生蛊复活,因而忌讳墓地。他虽然把自己藏在地下,但下面的建筑格局,却和古墓不一样,独树一帜,危险重重,不能像那些盗墓贼一样,随随便便打洞下去,否则,大祸临头。”

  不是墓?我一惊,心说:Lavinia之前专程让赵羡云,给她找了盗墓贼行业里的好手,来协助她这一次的行动。如今听洛息渊的意思,却不是个墓,而是个独树一帜,绝无二处的‘藏尸所’?

  那他们若是不知真相,用盗墓贼的惯用手法,瞎打盗洞会怎么样?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