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七十一章 交易

    老师傅关了卷帘门,带我们回他家,没往来时的大街走,而是顺着巷子往深处进,又往右拐了个弯。

    这弯口一拐,我发现后面别有洞天,之前临着鸽子街的,多是铺面,老式的建筑,上面住人,下面隔着大大小小的门脸,用现在的话来说,叫‘商住两用独栋别墅’,虽然这些别墅寒碜了点,好歹还保留了时代风貌,也算有特色。

    但是鸽子街后面,就没有商铺门脸一类的了,多是些木制结构的老屋,看起来更为破败,有许多连房檐都露着缺口,有些木头柱子上,裂开的裂缝里,还长着青苔,一看就是些很久没有住人的老建筑群了。

    我诧异道:“这是危房了。”

    老师傅说:“破四旧以后,这些房子里,大多就没有住过活人。”

    我问为什么,他说这鸽子街,不知道打什么时候起,就聚集了很多阴阳道上的人,渐渐在这里扎根。

    什么叫阴阳道呢?好比方说民间的风水先生、算命看卦的、还有之前看见那些卖花圈纸马的,卖棺材一类的,当然,还有那些从死人墓里挖东西的盗墓贼,都算是阴阳道上的人,多多少少会和生死玄学沾边儿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破四旧的时候,这地儿被打砸,还真没什么意外的。

    一路走过去,大部分建筑都腐败、霉烂,此时夕阳的余晖已经快到头,天色暗了下来,走在狭窄的老路上,从破烂大敞的门窗里,往那些老旧的建筑物里一瞧,便觉得里头黑团团一片,分外、阴沉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一个人都没有,我说老师傅,这片地方,难不成就你一个人住?”我问。

    这老师傅虽然一直不待见我,但鉴于我目前是他的客户,好歹开始搭理我了,他不咸不淡的回道:“基本上就我一人,还有几个老东西住着,但不来往。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老人家都是干什么的?是不是和您一样,也有什么绝活?”

    他脚步一顿,瞟了我一眼:“小子,打听那么多干什么?”我瞧见他神色变得警惕起来,担心他多想,会被看出什么端倪,当即只讪笑说是好奇,便不敢再多问了。

    往前走了大约几十来米,破旧的房屋间,出现了一栋建筑,稍显规整,不像其他建筑,挂满了尘絮,长满了青苔。眼前这栋建筑,虽然外观也很老旧,但看得出来,平时是有人收拾的,是个挺大的三层小楼,泛了灰的老黑漆,斑斑驳驳贴在木制结构上,尽显时光流逝。

    老师傅在这栋建筑前停了下来,这建筑物的大门没锁,他直接伸手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对开的木门,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,我和老洛站在门口,只觉得门一打开,一股陈旧的气息便扑面而来。那是长就不见阳光的味道,木材混合着潮湿阴沉的气息,说不上难闻。

    里头挺暗的,打眼看去,都是些老旧的家具,做工不算精致,但现在也很少见了,颇有传统中式的韵味。在过去,能住这样的房子,也是中产人家了。

    房子里牵了店,门口垂着一根细麻绳,老师傅进门便熟练的往下拉麻绳,伴随着‘咔’的一声轻响,顶上的灯打开了。老式的圆肚子灯泡,发出橙黄的光,将阴沉沉的大堂照亮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他招呼了我和老洛一声,我俩迅速进去,刚跨入门内,老师傅便反身,将门给合上,并且插上了门闩,看起来很是警惕。

    这一看,就是干惯了的,看样子平时没少帮着销赃者牵线。

    我目光扫了一圈,看见了左侧的楼梯。

    既然这下边没人,那么我们要见的人,应该在楼上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老师傅插上门栓之后,便又让我们跟上,说话间朝楼梯走去。我和老罗对视一眼,紧跟着上了木质的楼梯。在我们三个男人的踩踏下,老旧的木质老头,发出一阵吱呀吱呀,不堪重负的声音,仿佛随时都会垮塌断裂。

    我走在楼梯上,抬头往上看,隐约能看到二楼的光景,上面没开灯,暗沉沉的,也不像有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在二楼,总该把灯打开吧?

    看样子,那人应该在三楼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上了二楼后,老师傅也没有停,直接就顺着楼梯继续往上,直接往三楼上。由于时间仓促,我也没来得及看二楼的布置结构,只在昏暗中打眼一瞧,隐约是个挺敞亮的空间,没有被隔开,也不知道以前是干什么用的。

    通往三楼时,上面有灯光透了下来,随着老师傅上去,一个沙哑的声音开口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师傅道:“来了。”这时我突然意识到,聊了半天,这老师傅姓什么,叫什么,我和老洛还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待上去后,便见三楼有个正堂,中间摆着张小八仙桌,一个消瘦的中年男人正在那儿喝茶。

    我们一上去,他的目光便转到我和老洛身上,上下打量着,显得很警惕。

    老师傅示意了一下桌案,说:“坐吧,你们聊。”他领完路,应该是按照行规回避,就径直下楼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要东西?”

    老洛微微颔首,目光看向桌面,除了一个茶壶,几个茶杯外,上面没放别的物件。

    那人问:“你们是怎么找过来的,谁介绍的?”

    老洛道:“不问买主,不问卖家,这是规矩。”

    那人不吃这一套:“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条子?这两年风头太紧,你们若是交代不出个一二三来,那就不用往下谈了。”

    我道:“金陵洛家的招牌不够吗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空口无凭。”

    老洛眯了眯眼,报出了徐老四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人显然知道徐老四,一听这话,冷冽警惕的神情放松了许多:“哦,是他啊,难怪介绍人没有跟着来,他确实不敢见吴老。”

    吴老?应该就是指那老师傅了。

    我道:“没有人引路,我们也摸不到吴老这儿来。我们是帮老板求购,只要货真,钱不是问题。”我示意他该看货了。

    那人不急,却是慢悠悠的给我和老洛到了杯茶,说:“试试这茶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着急,端着杯子正要喝,老洛突然拦了一把,淡淡道:“我们昨晚喝酒,胃里受了凉,不宜喝茶。”他手虚按了我一下,我顿时醒悟过来,暗骂自己,一着急,连最基本的警惕都忘了。

    在这种陌生的环境中,和一帮倒腾文物的犯罪分子打交道,怎么敢随便喝人的东西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