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零四章 人呢

王耀去追跑了的那一个,我迅速将倒地上的这人制住,反抗双手压到后颈的位置,这个动作锁住了他的筋,外国人没法反抗,我另一只空出来的手,便去解蛇皮袋的绳索,想看看里面装的东西。

我以为里头应该是装的是盗掘出的文物,谁知打开的一瞬间就愣了,里头羊毛!

“放开我!你们想干什么,我们要报警!”被我制住的外国人挣扎着,嘴里大喊,说话虽然带点口音,但却像是西安本地口音,也不是外国口音。

我隐约意识到了不对劲,抬头一看,发现王耀追着另一人翻过了一个小岭,离开了视野区。

此时天更暗了,离完全陷入黑夜已经不远了。

“为什么是羊毛?你们是谁?来干什么的?跟和尚什么关系!说!”

“朋友,拜访,顺便弄点羊毛。”

“弄羊毛做什么?”这东西不加工又不值钱,不处理脏的很,一般人也不会要。

“塞旧套子里,做窝,给家里狗用。”

家?

我问:“你是哪国人?”

“中国人。”他回:“混血,但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。”

我觉得自己可能被耍了,用栓蛇皮口袋的绳子,将他双手反剪绑了,便将人拎起来,又羊毛倒出来,想看看里面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。

没想到,倒出来后,我扒拉着手仔细找,还真是一堆毛,别的什么也没有。

“走。”我拽着他往回走,边走边让他交代姓名籍贯,他问我究竟是警察还是抢劫,我说:“乖乖回话,好好配合,我就是警察,保证不暴力执法。不配合,我就是抢劫,一准揍的你爹妈都不认识。”

一边拽着他往回走,我一边去搜他的身,想摸出身份证一类的东西,谁知一搜,身上什么都没有,连手机都没放。我问他手机和身份证在哪儿,他道:“在车上,你们到底想干什么,法制社会,别乱来啊!”

也不知他是装的还是真的,若是演戏,演的未免太逼真了。

拽着人一路回到院里,我原以为老杨他们三对一,应该将吞金和尚拿下来,即便没有拿下,怎么着也该还在恶战之中,我正好来帮忙。

谁知,我到门口时,大门敞着,里头灯亮着,却一个人也没有,亦没见着有打斗的迹象。

我这是怎么回事?难不成吞金和尚也跑了?老杨他们追出去了?我一时费解,见灶台不远处的柱子上,盘挂着一条绳索,便将手里的人推搡到柱子处捆了。

至于姓名,没搜到身份证我就懒的逼问了,犯罪分子假名、代号,张口就来,有时候连身份证都可能是伪造的。

“金毛,在这儿好好待着。”将人捆结实后,我握着刀冲进屋里查看。

这是个特别简单的土民房,中间是正堂,右边是睡觉的地方,左边是个杂货室,里面囤积着油桶、绣了的磨面机、土豆等东西,外间是个牲口圈,自个儿没养猪羊等牲口,只有些鸡和狗。

当然,狗已经跑的没影了。

因为房间少,布局又简单,我几乎几眼就将内部摸透了,至少表面上没看见什么盗掘物。

这让我心里直犯嘀咕:别真是我和老洛弄错了?算了,抓不着人赃并获,抓到人也有功,至少不用回去挨何玲珑骂不是?

我估计,吞金和尚肯定与那俩外国人一样,在和老杨等人的追逐中,从后面跑了。我爬后面的窗户口往外看,天已经全黑,外头黑漆漆一片,一点儿光都没有。

再侧耳细听,亦没有人声,连追出去的三只狗叫声都没有。

“老杨!阿宣!庞哥!”我朝着黑暗中大喊了几声三人的名字,没人回应。

我又喊老洛的名字,这次到是有人回应了,紧接着,远处亮起了灯,灯光明灭三下。这是以前在窑村活动时,跟老洛约定过的暗号。

这会儿他继续拿来用,意思是一切顺利。

老洛背着双肩包,虽然没见装满,但里头是置办了一些望远镜、手电筒之类的装备的。

他一边发着顺利的信号,看起来似在往回走了。

广阔天地,喊号子似的,我又喊起了王耀,但不知道他是不是追的远了,没听到回音。

须臾,老洛回来了,一脸汗,我问道:“狗呢?”

他道:“解决了。”

“死了?”

他道:“弄晕了。”顿了顿,他问我:“人呢?”

我道:“逮住一个金毛,王耀去追另一个金毛……但老杨三个和吞金和尚,不见了。”指了指黑暗处,我道:“可能从后面跑了,老杨他们或许去追了。”

洛息渊面露诧异之色,翘了翘窗外,灯光往外打,眉头紧皱,说:“那里的脚印……”

我道:“是我和王耀,之前追金毛留下的,不是老杨他们的。”

老洛皱了皱眉,没说什么,问我:“那金毛问出什么没有?”

“没问出来,他自称是混血,中国人。两个人拎着蛇皮袋跑,我以为里面装的文物,结果逮住一看,里面是羊毛,他不承认自己的身份。”

我将当时的情况跟他一描述,老洛像是想到了什么,眯着眼道:“羊毛……他袋子里装的是羊毛,另一个的袋子里,装的可不一定是羊毛。”他这么一说,我便明白他的意思。有时候为了掩人耳目,以防意外,这些人会半真半假的带东西,一带是羊毛,另一袋没准就是货。

再一想,甚至还有另一种可能,外头那金毛,是故意让自己落在后面,吸引我和王耀的注意力。

要知道,当时我们四人之间,追击的距离很近,长距离的追击中,比的是耐力和体能。俩金毛扛着东西,时间久了,肯定得被我们追上,再加上王耀手里拿着电击棍,武斗起来,二人根本没有胜算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我逮住的这个金毛,很可能是自己故意落在后面,故意被王耀抓住。

我们一抓人,他一反抗,你来我往之间,我们的距离,自然和另一个逃走的金毛拉开了,王耀接着再追,就不一定能追上对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