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零五章 放火

“难道我们上当了!”

洛息渊道:“有可能,走,出去问问。”

行动间,他像是想起了什么,脚下一顿,侧头问我:“这屋子搜了吗?有东西没有?”

“搜了,没有,典型单身汉住的,又脏又乱。”

洛息渊道:“我单身,我家里不脏也不乱。”

我道:“是吗?给你们家阿姨放半年假试试。”

老洛道:“这是重点吗?重点是,搜了明处,暗处搜了没有?”暗处?我一愣,说:“这三间土房,还能有什么暗处……等等,难道你说的是……你去问话,我再回头找找。”

洛息渊的话提醒了我,这地方的农村,很多还保留着炕头,只是现在不怎么烧,都改供暖了,所以,之前和尚在外头做饭。

而且这一带,本身就有挖地窖的习惯,以前用来储存些过冬的蔬菜。

还有,这种老旧的土民居,按以前的制式,都有地窖,那么这房子的地窖入口在哪儿?

我立刻回到了右边的卧室,掀开上面铺着的棉套被褥,发现这果然是个旧式的老炕,侧边用有个拱形的炕口,但被木板给封了起来。

现在有些农村比较发达,图方便就不再烧炕了,为了防止鼠虫钻进去做窝,一般不用的炕就会把口封起来。

我使力将木板拆了,打开手机的手电筒,趴着往炕洞里瞧。

里面被清理的很干净,一眼望进去清清楚楚,什么也没有,没藏在炕里。我接着又继续找,这次重点放在了地面,有些之前被遮盖的地方,甭管是桶还是什么,我都移开检查。

这么一翻仔细搜查,到之前放土豆那屋时,还真让我找到了。

土豆边上有一些散乱的蛇皮口袋,我之前来找时,只用手翻了翻,见口袋下面没东西,便没有多查看,此时,将这些混乱的蛇皮袋子扫开,就见下面一块四方形的木板,有锁栓,但没上锁,往上一提就可以打开。

我将它一拉,下面便露出一个四方形入口,夯土的楼梯通往下面,约有三米多深,手机的照明范围有限,看不见里头。我冲外面喊了句有地窖,就举着手机猫腰下去,刚走到底,光源一晃,便瞧见侧面一张布满横肉的脸,猛地朝我扑过来。

吞金和尚!他没跑!

我下意识的躲避,往旁边闪身,谁知这时,脚下却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直接朝右边倒了过去。倒地的瞬间我发现,原来是个人,看裤子应该是阿宣。

不好,肯定是吞金和尚使了什么阴招,把三人放倒了。

他们还活着吧?是死了还是晕过去了?

“救命,来人!老洛!”我大喊求救,提醒洛息渊这里有危险,吞金和尚离的太近,我被绊倒在地,还没来得及爬起来,这丫便欺身上前。我刚想抵挡,就见他一棍子抽了过来。

用的不是普通棍子,而是老杨他们的警棍,带电那种,瞬间我就被抽麻了,那滋味儿别提了,正常人被抽一下,是受不住的。

我被电棍一抽,瞬间便失去了反抗能力,而就在这时,老洛赶到了,他猛地从上方跳下来,直接袭击吞金和尚的肘关节。

老洛平时装的弱不禁风,动起手来却跟拍功夫片似的。吞金和尚块头大,力气也大,不过在老洛的快速出击下没讨到好处,手里的电棍,因为肘关节受袭,顿时脱手了。

老洛迅速缠斗上去上去,也不跟和尚拼力气,只在方寸之地,迅速变换,专往和尚的要害处攻击。

我稍微恢复了一些,瞟见落在地上的电棍,立刻伸手去抓,一打开关,朝吞金和尚腿部抽去。然而我没想到,他和老洛缠斗的动作太快,脚下凌波微步似的,没抽到他腿上,到是直接抽老洛腿上了。

“嘶!”老洛脚下一软,几乎要跪倒在地,我吓了一跳,嘴里喊了句兄弟对不起,抄着警棍再次朝吞金和尚抽。

谁知,这和尚此时却并不恋战,大约是看老洛身手不凡,再加上我手里有了武器,他居然转身就跑,两步跨上台阶,身形往上一窜,猛地将木板盖子压了下来。

我追到一半,脑袋和木板一碰,差点儿没晕过去。

“啪。”一声轻响,上面似乎落扣子了,我猛的发力一顶,发现果然被锁住了。

和尚蹲外头,呸了一声:“江湖不见。”紧接着,便是一连串的异响,也不知那和尚究竟在做什么。

我捂着头顶,下方的老洛打开了手电筒,灯光对着我。

老洛推了推眼镜,一脸肝疼的模样,冲我勾手指:“你下来。”

我警惕:“我不下来。”

他道:“下来,我不揍你。”

我看着他缩起来的那只腿,觉得这句话的可信度不够,只得赔笑:“我是想跟你合力擒贼,但这不是……失手嘛,失手。”

洛息渊冷笑,一屁股坐地上休息,伸手抹了抹额头的汗,说:“我发现,每次跟你合作,我就会被人坑,我想明白了,咱们八字不合,出去之后就绝交。”

“别啊,咱们俩是一见如故,一见情深,八字肯定合的……我下来了,你别揍我啊,现在不是内斗的时候。”一边说着,我迅速去查看老杨三人的状况,没见他们身上有什么外伤,呼吸脉搏也正常,但就是晕过去了,不知道什么原因。

“性命无忧。”我道。

老洛侧耳倾听,说:“那人在上面搞鬼祟,恐怕不妙。”他用手电筒扫射地窖,估计想找什么工具,但这地窖实在是干净,土豆都没一个。

此时他腿大约缓过来了,便上楼梯,使劲儿顶上面的木板盖,摸出身上带的刀往木板上砍。

刀身锋利,几下就砍了一条透光的缝。

但紧接着,便见有液体从缝隙上流了下来,刚好流到老洛头上。

洛息渊一愣,猛地往下撤,也几乎在他下撤的瞬间,火光便顺着燃油,如同一条火舌般吐了起来。

那丫放火了!我意识到,吞金和尚知道自己暴露,这是不顾一切要彻底跑路了!

万幸老洛退的快,火舌没有舔到他,因为没有可燃物,火舌几秒的功夫就灭了,但外头的动静却也更响了。

上面即存放了土豆米面,也存放着好几桶油,那吞金和尚刚才弄出的动静,肯定是在泼油,如今显然已经引燃了火舌。

虽然我们看不见外头的环境,却可以想象到这泼了油的三间土房,被烈火包围的场景。

此时真是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。

砸开逃出去,外头估计遍地是油和火,躲在这儿,上头的木板烧透了,火油一样会蔓延进来。

该怎么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