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零五章 收拾了

“砰!砰!砰!”不是枪声,是肉体撞击声。

我被老比安尼扑倒在地,后背撞上高低起伏的乱石,痛的人眼前一黑,万幸的是,大垚几人反应迅速,在我被老比安尼拧断脖子前,几人同时扑上来,以肉博肉,将老比安尼给撞开了。

我视线稍微清明,试图爬起来,然而刚才那一撞,后背受力太重,没缓过来,根本无法起身。情急之下,我只能试着往后爬。

此时,这地儿只剩下了楚玉和老洛的人马,唯二的两个意外,是驭兽师和秦添。秦添原本已经离开了,被楚玉逼回来后,这会儿不知道为什么,居然没走,而是留下来帮忙了。

此时,大垚、阿茶以及秦添,三人知道武器对老比安尼没用,因此靠着肉体扑上去,将老比安尼扑倒在地。

然而,那老比安尼变异后,简直像是成了个怪物一样,倒地的一瞬间,整个人就发力弹起来,直接将大垚三人都给震开了。

三人身手都不错,被震开后踉跄着地,勉强稳住了身形。若是换做没有经过训练的普通人,恐怕得飞出去老远,砸在地上。

“起来!”得到喘息之机的老洛,迅速打我身边窜过,伸手拽了我一把。我被他提溜起来,背部疼的仿佛骨头全都断了一样,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这时我才注意到,老洛居然把面罩戴回去了。联想到他刚才从石缝里出来时,似乎就戴着面罩,我估摸是阿茶下去后,将上面的情况跟她说了,所以洛息渊早做了准备。

也就是说,他的身份,还没被楚玉等人给认出来。

我被老洛拽着往后跑,阿茶三人被老比安尼震开后,也迅速散开跑路。

老比安尼依旧挑最近的那一个,彼时我们几个的距离都差不多,他眼珠子转了一圈,就朝我和老洛来了。

难不成是因为我受了伤掉链子,连累的老洛速度降低,所以他挑跑的最慢的下手?

洛息渊嘴里不由骂了句脏话,从他嘴里听见一句脏话,还是挺难得的,由此可见老洛内心已经何等万马奔腾。老比安尼速度太快,几乎是几步的功夫,便追上了我和洛息渊。

此时我虽然整个后背还处于剧烈的疼痛中,如同被重锤砸了一遍似的,但强烈的求生欲,让我迅速反应过来,嘴里喝了一句:“散开!”

老洛和我还是很有默契的,说话间一松手,我俩立刻分开,同时往相反的方向跑。

老比安尼瞬间懵了一下,估计没反应过来该追谁。

我俩这一分开,他周围便暴露出来,便见一阵子弹狂扫过去。

这时我才发现,好家伙,楚玉那帮人够机灵的,在我们牵制老比安尼的功夫,他们竟然全部上树了。

周围本就全是树木,此时那六人蹲在树上开枪,居高临下的。

子弹陷入老比安尼的肉体中,虽然不流血,但却留下了蜂窝煤似的弹孔。强大的火力,打的老比安尼有些懵了,身形颤动,站在原地跌跌撞撞的。

我们其余人见此机会,立刻有样学样,跟着往最近的树上爬。

我和老洛上了同一棵树,离地大约五米高左右时,我们停了下来,跨坐在树杈上喘气。

“呼嘶……呼,长生蛊,会把他变成这副模样,你早就知道?”我气喘吁吁的问。

老洛露出的半截下巴上,汗水直流,他道:“我知道会变异,但没想到会这样。我们洛家,祖上一直做文物生意,到我这一辈,其实已经开始脱手,不干这个了,我现在……呼,我们主要、主要搞生物研究,做一些新型产品……呼,我、我是想着,一边报仇,一边拿他做试验品,我没想到……生命,总是有无限的可能,很奇妙对吧?”

我一噎,道:“别人都是继承家业,你可真行,打着金陵文物圈元老的旗号,背地里直接改行了,搞生物研究,研究什么呀?”

老洛擦了把汗,道:“说了你也不懂,做文物是追源,做科研是发展。”

我感觉自己的信任受到了冲击,这就像,你以为你哥们儿和你一样,是搬砖的,结果好嘛,人家是偶尔搬砖,其实家里有一片转基因农场。

在这一刻,我决定将他开除文物圈儿。

“倒了。”洛息渊一直注视着老比安尼的动静,嘴里轻轻吐出两个字。

楚玉等人在对面的树上,他们这一次扫射,没有盲目开枪,而是集中朝老比安尼的头部打,头部肉少,估计是伤到要害了,一阵密集攻击中,已经变得‘庞大’的老比安尼,终于往后一倒,发出砰的一声,不动了。

楚玉那头,这次来,还真是做了万全的准备,这么一番密集的火力下去,子弹居然还没耗光,就在树上换起了弹夹。

我心里头咯噔一下,压低声音对老洛道:“她是奉赵羡云的命令,来救莫掌柜的。如今人死了,必然要拿你们交差,你得想办法赶紧撤。”

洛息渊看了我一眼,道:“你呢?你还想跟她回去,回去当莫家的出气筒吗。”

我?不好意思,我要去为人民服务,领考古院的五险一金了。

洛息渊这事儿,细细说来,没有杀人,没有盗卖国家文物,一步一步过来,他到仿佛随时可以脱身,这老狐狸,明明所有事儿都是他引出来的。

“我自有我的办法,你先带着你的人,想办法撤。”

洛息渊道:“你刚才不顾性命,飞身救我,我总不能丢下你自己逃命,非君子所为。”

我道:“行了你个大尾巴狼,老毛狐狸眼镜蛇,君子俩字儿从你嘴里冒出来,你不惭愧吗?”

洛息渊歪了歪头,问:“你给我起了这么多外号?又是狼又是狐狸又是蛇……如果可以,我还是更想做个人,行吗?”

“……”这时候了,还有工夫跟我耍嘴皮子,他是不怕被楚玉逮住,撕了他那层皮?

说话间,对面的楚玉,冲我们这头的人扬了扬枪口,皮笑肉不笑的冲着洛息渊,道:“这位先生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老洛道:“楚玉姑娘,别来无恙。”

楚玉道:“托您的福,上回让您占尽先机,弄得我们好不狼狈,这次,风水得换了。”话音落地,我阵刺耳的声响划过,我顿时觉得大脑一阵嗡鸣,啥也听不见了。

楚玉给了老洛一枪,枪法明显是练过的,准确的贴着老洛的脑袋,打在了后面的树干上。

激烈的破空音在耳边震开,老洛捂住了自己的右耳。

我此时啥也听不见,他应该也一样。 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