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零九章 有坑一起躺

我和老洛,被这两个金毛,误认为是警察了,此时听他们二人的话,似乎他们的交接对象,已经知道了我和老洛的事,竟然要求把我俩带过去?

这是为什么?

正常犯罪交易团伙,不是该离警察远点吗?显然,有这个疑惑的,不止我一人,驾驶室的两人不知道我已经醒了,继续交谈着,言语间,对我交接方的要求,同样感到费解。

“娇娇,上头来指示了没?”

“能不能别叫我这个名字?我妈妈怀我的时候,以为我是女孩,才这么取名的,我现在改了,改成蛟龙的蛟!蛟龙!”

欧殳沃道:“行,蛟龙。你说咱们这次运的这东西,有点奇怪呵,轻飘飘的,像没什么重量,你猜盒子里装的是什么?”

蛟龙说:“可能是书画一类的东西吧。”

欧殳沃道:“书画哪有这么短,还这么放的,那不全毁了?”

蛟龙道:“你关心这个做什么,咱们把货交接到位就行了。”

我听到此处,心说:合着他们这次,看似弄了俩蛇皮口袋,实则只运送一件货物,而且还是轻飘飘的?那会是什么?

思索间,就听欧殳沃道:“可惜,上面滚了封了私印的油蜡,要不然咱们可以悄悄打开看一下。”

蛟龙道:“好奇心害死猫,帮和尚出货的人那么多,咱们不过是其中两个,你得罪了他,以后还想不想接活了?”

欧殳沃看起来无所谓,道:“他都自身难保,招惹上警察追家里了,以后这条线咱们也搭不上。”

蛟龙道:“你太小看和尚了,他的上线很多,他从大主顾那儿接活,再分派给我们这些人,大主顾又不止一个,愿意保他,给他提供庇护的不少。警察这次没抓住他,以后也别想轻易抓住他。”

欧殳沃不说话了,似乎撕开了什么东西,咔嚓咔嚓嚼着,貌似吃起了零食。

须臾,欧殳沃又说:“咱们这次的药量好像比较轻,他们会不会醒?”

蛟龙道:“起码也要三个小时,这才一个多小时,不会的。”

我一愣,心说:我晕过去才一个小时?我还以为已经隔天了,这么说,他们还在赶往交易地点?我为什么醒的这么快?难不成是因为三次中了迷药,产生抗药性了?

这么一想,我觉得还真有可能,第一次中迷药是在浮梁的山里;第二次是在鸽子街;第三次是在这儿。

老洛吃过药墨,对这类药物明明是有抵抗力的,他怎么也晕了?而且晕的比我还久?

正当我疑惑之际,便感觉车辆的颠簸越来越重了,欧殳沃抱怨:“这什么鬼山路……哎,娇娇,你知不知道,咱们这趟活,和尚是从谁那儿接来的?”

“别叫我娇娇。”

“好的,蛟龙哥哥。”

我开始怀疑这两人的性取向。

蛟龙道:“……正常情况下咱们是不该知道的,对吧?不过今天你问对了,就在白天,有消息,说昨晚鬼市那边,出了些状况,冯显被抓走了。现场还有人见过和尚也在,但和尚没被警察盯上,或许……我是说或许,这活儿,就是冯显的。”

欧殳沃道:“冯显,只听过,没见过,说是这两年,咱们这地界的‘新贵’,很神秘,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人物。”

蛟龙道:“反正他们出钱,咱们卖力,不过这趟活有些亏,被警察惦记上了。”

欧殳沃道:“那咱们之后怎么办?”

蛟龙道:“得好好想想,实在不行,只能悄悄整个容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蛟龙道:“然后去当网络男主播,假装自己欧洲落魄贵族。”

“我们长得就很外国人,不用假装。还有,我们的脸都被警察记住了,难道不是应该深深藏起来吗?为什么还敢当主播?”

蛟龙道:“老祖宗说了,这叫大隐隐于市,而且不是说了整容吗?到时候,我一个人当主播就可以了,你当我助手……否则,就你那一口陕西味,而且还不及格的英语,一开口就能露馅。”

“你想的这么周全,是不是早就想改行了?”

“你说咱们俩,这脸本来就引人注意,一直干这个不是办法,想做点别的营生吧,不是让我去冒充外教,就是让我去夜店坐台。”蛟龙有些气愤:“我最讨厌读书,还让我去教英语,教他大爷!虽然咱没文化,但男子汉大丈夫,岂能以色侍人,咱能去那种地方,卖酒卖身吗!”

“不能!”欧殳沃义正言辞的说。

俩人顶着一张完全没有继承亚洲血统的脸,说着老祖宗的名言。我觉得老祖宗若是泉下有知,肯定要把这俩孙子开除人籍。

不知道的,还以为这两人过得多惨,多么高风亮节呢,要不是条件不允许,我觉得我快被这两人给逗笑了。

二人有一阵每一阵的聊天,路况越来越差,大约又开了快半小时,车辆突然停了。

紧接着,我听到了开车门的声音。

周围彻底安静了下来,由于他们不在车里说话了,因此外面的动静传不进来,我什么也听不见了。

过了大约二十分钟,我感觉这小货车的车门被打开了,与此同时后面一个声音道:“货在里面,人也在里面。”我赶紧闭上眼装晕。

他们似乎在卸货,周围挤挤攘攘、成捆成捆的动物毛发被搬了下去,紧接着有人把我和老洛往外拖,太不温柔了,一路拖下车,直接扔地上,地面上全是石子,膈的人生疼,我还得忍着一点儿表情都不能有。

“应该要两个小时后才会醒,这是货。”是蛟龙的声音。

我躺地上,眼皮都不敢动一下,因为虽然只有蛟龙开口说话,但我可以感觉到,周围的人并不少。

人的第六感很奇妙,当你一直盯着一个人后背时,他很可能会因为感觉无形的视线,而转头查看。我此刻也差不多,虽然没有声音,却有种被团团包围的感觉。

我和老洛躺在地上,旁边应该有很多人。

“和尚的封蜡。”是个女人的声音,听起来挺年轻的。

“打开看看。”这是个男人的声音。

紧接着,便是一阵响动,伴随着盒子开关的声音。

女人似乎在确认,最后道:“是这个,可以给老板带回去了。”

欧殳沃道:“东西送到,这两个人也留给你们,我们兄弟俩就撤了。”他们的交易对象没说话,欧殳沃似乎是憋不住,又问:“哎,这两个警察,你们打算怎么处理?”

女人道:“看见那里没有?”

欧殳沃沉默须臾,有些小心翼翼的道:“是个……水塘,你们要把他俩个……沉塘?”

我心里咯噔一下,几乎想睁开眼,看看谁这么恶毒。

夜风吹过,一片衣角猎猎作响之声,听起来,对方的人数,不止开口的一男一女。

欧殳沃问完,那男人笑了笑:“不是两个,是四个。”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