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零七章 回程

“过来!”在那男人被击倒后,楚玉的枪口猛地对着我,冲我大喝了一声,神情又惊又怒。

我意识到,这片刻的耽误,让我走不了了。

洛息渊他们撤了,这地儿,就剩下了楚玉五人外加我一个,连驭兽师也跟着跑了。

驭兽师看起来又呆又蠢,但绝对不是真的又呆又蠢,他大约只是在不用动脑的时候,就懒的动脑。

一个真的蠢人,是活不了这么久的,特别是在混黑道的情况下。

在危险关头,驭兽师调动了他的智商和脑子,早跑的没影了。

我意识到自己跑不了。

事实上,我也没有必要跑。

于是我举着双手,做投降状:“OK。”

楚玉相当愤怒:“我让你过来!快!”我走向了她,眼睛观察着另外四人的状况。

那男人虽然脑袋开花,倒在了地上,但他体内的长生蛊,会不会再次作妖,很难说。

其余四人有了之前的经验,这次不敢靠近那具新出现的尸体了,只围在楚玉身边,浑身戒备的盯着那死去的男人。

对于死去的同伴,他们脸上没有兔死狐悲的哀伤,只有满满的警惕,仿佛死的是一个陌生人。

我想起了青龙当初背着白虎,狼狈滚入血池蛊室的情形。对同伴不离不弃,这大概是为什么立场不同,我却并没有想起青龙等人,就心生鄙夷的原由吧。

我走到了楚玉跟前,她已经起身,看着我的目光几乎喷火:“你到底是哪边的!”

我道:“我当然是你这边的。”

楚玉气的嘴唇直哆嗦:“跑去救蒙面人,出了事,你跟着他们跑了?卫无馋,你居然说你不知道他们的身份,傻子才信你的鬼话。”

我道:“蒙面人在下面,毕竟救过我,我不能见死不救,知恩图报。”

楚玉冷笑:“闭嘴吧,是不是和他勾结,上面自然会判断。我会把你交给渡云阁,我不会再帮你隐瞒任何事情,卫无馋……你从来,没有回应过我,一次一次的,置我于不顾,很好、很好。”她不说话了,对另外四人道:“尸体不能带了,拍照,回去交差。”

其中一人摸出手机,围着两具尸体,咔嚓咔嚓拍起了照片。

这个过程中,没人敢再靠近尸体。

做完这一切,其中一人对楚玉道:“事儿没办成,还折损了人手,楚小姐,这活儿实在窝囊。”

另一人道:“从尸体里钻出来的是什么东西?”

楚玉不答,冲我抬了抬枪口,示意我交待。

我只能道:“就是我之前说的长生蛊,这东西能不能起死回生不知道,但现在看来,可以让人‘变异’。”

楚玉想了想,道:“有没有办法安全的捉住它?”

我刚要回答,就听一人低呼道:“动了。”说话间猛地后退,显然是有阴影了。

却见此时,从那死人剩下的半块脑袋中,钻出了一个粉红色的东西。

那玩意儿长相和大小,都像个没有发泡的海参,全身粉红色,顶着一些沾着血的白色脑浆,慢悠悠的伸缩蠕动着。

它竖着头……或许那一截是它的头。

它竖着头,仿佛在感知什么,下一秒,那粉红色的尖头,便突然朝向我们的方位。

彼时,我们一行人已经退出十来米开外。

“妈的,它盯上我们了。”

楚玉冷笑了一声,冲长生蛊举起了枪。

说实话,长生蛊并不大,隔着十来米开外,又只冒出了一个尖尖的头,要想打中,难度相当大。然而,楚玉是有真功夫的,没见她多做瞄准,便又开了一枪。

长生蛊太小,打没打中瞧不见,总之一枪过后,那个冒出的尖头消失了。

楚玉眯着眼看了片刻,用脚踢了我一下,说:“你,去把它弄出来。”

“弄出来?”我觉得这是在让我去送死。

楚玉道:“对,弄出来,别让我重复第三次。”她枪口游移着,神情冷漠。这次我没有信心,认定她不会对我下手了。之前种种,我确实多番利用了她对我的感情,人总有个底线,如今她似乎彻底翻脸了。

无奈,我只能道:“能给我一双手套吗?”

楚玉示意手下,丢给了我一双黑手套。

我将手套戴上,又把七窍给捂严实,便朝着那尸体而去。

还未凑近,即便隔着布料,也能闻到那浓烈的腥味儿:是血液混合着和脑浆的味道,闻一次绝对终身难忘。

我尽量不去看尸体的全貌,只将目光放在脑部那一块,分辨须臾,看到了其中的一团粉色物。

我用树枝做了双‘筷子’,慢慢的将脑子扒拉开,将那粉色物挑出来夹住。

软趴趴的,模样就是海参的变色版,只是其中一端的尖头被打没了,露出里面胶状物似的东西。我夹着它,这玩意儿在筷子上轻轻弹来弹去,我想到了加长版的QQ糖。

楚玉那头拿出了一个水壶,打开了盖子,示意我将长生蛊放进去。

“看起来死透了。”长生蛊放进去后,她拧着盖子说了一句。

我道:“你这是要带回去,给赵羡云交差?”

她道:“总不能真枪实弹的来一趟,人没救着,就带回几张照片吧?”

我道:“长生蛊很古怪,我都不确定它死透了没,你要当心。”

楚玉冷笑:“别假惺惺的。捆了。”最后两个字,她是对手下人说的。

那帮人立刻拿了绳索上前,将我双手给套了。

估计也是看我一身伤,折腾不出什么风浪,因此捆的也比较随意,绳索的另一端,被楚玉牵在手上,一行人开始回程。

我觉得自己这会儿有点儿像狗,被楚玉拽着一路走。她也不跟我多说,回程途中,除了那四人偶尔说说话以外,我俩几乎全程沉默。

由于我身上大大小小不少伤,中途支撑不住,倒过一次,因此影响了回程速度,最后楚玉便让人把绳索给我解开了。

她道:“你没几天好活的了,上面不会放过你。”

我点头,心头沉甸甸的,想的是另外一回事:真正没几天好日子的,是她。

她接着道:“你辜负我,我本想恨你,但现在也算了。”

我道:“多谢。”

楚玉别过脸:“你太蠢,总认不清形势。让你加入渡云阁时,你三心二意;让你离开时,你又忠心耿耿。你到像一个潇潇洒洒的神仙,什么都不放在心上,怪我自作多情,操le许多瞎心。”

我想了想,道:“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,但是,真的对不起,我辜负你了。”楚玉以为我是为她刚才的那番话道歉,但我心里清楚,这句对不起和辜负,是为了什么。

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 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