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零七章 伏击

我想来个寒夜追凶,直接被老洛给截断了,说追什么追,人没追到,自己先冻死了。

那吞金和尚跑了就跑了,除非他这辈子不出门,不再接触火车、飞机,否则以现在的网联系统,只要被记住了身份,很难再有跑掉的,迟早而已。

“我不是担心以后抓不着他,我是担心他通风报信明白吧?”这种人身后,牵连很广,让他有机会报信,就意味着给了对方扫尾的机会。凡事能当场解决的,实在不应该等到以后。

说话间,我们在车里匀了下衣服,好歹把我身上的湿透的衣服给换了,而吞金和尚弄出的灯光,则消失在岭下。老洛打亮了大灯做信号,须臾就见王耀回来了,看了看车,又看了看下方燃烧的房屋,一脸震惊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我将来龙去脉一说,王耀立刻去检查老杨三人的情况,边查边道:“……后面那金毛我没追上,这边他应该经常来,地形比我熟,没影了。”说话间,他下了推断:“中了迷药,我得送他们去医院。现在是一起撤,还是你们有别的打算?”

老洛说撤,我说‘车’。

洛息渊看向我,我指了指对面:“那边还停着他们的面包车,车上没准儿会有什么线索。”

王耀闻言,说:“这样,我先送杨师傅他们去医院,迷药的问题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使用的剂量不同,可能会留下后遗症。我没时间耽误,你们先去对面岭上,我把他们送到镇医院后,来接应你们。”

来回差不多一小时,不算太久,当即,王耀便开着警车送被放倒的三人去镇医院,我和老洛则往对面岭上走。

因为是黄土丘陵间的盘山公路,来的方向不同,因此面包车是停在对岭的,好在跨度不大,沿着土坡摸爬过去,也就十来分钟功夫便上了公路。

灯光往车内一打,我发现后座有个黑挎包,里头胀鼓鼓的,像是放了什么东西。

我四下寻摸,找了块石头,直接将车窗玻璃给砸了,探身将包给拽了出来,扔给老洛:“看看里面有什么。”说话间,我打开车门,爬进去搜查,在最后一排发现一台还在运行的笔记本电脑。

电脑是打开的,但开启了时间密码锁,我试了下没能打开。

“老洛,会解锁吗?”我将电脑递出去,发现他正蹲在车旁边查看包里的东西,似乎有什么发现,很是认真。

“不会,不擅长。”他看了电脑一眼,就埋头继续。

包里的东西,被他翻出来排列在地面,整整齐齐的。

其中有一个胀鼓鼓的钱包,我拉开一看,里头是厚厚一沓现金,自从移动支付开始普及,我好久没见这么多现金了,估计有一万多。

“身份证,还真是中国籍的?”我翻到了之前被逮住金毛的身份证,取的是中文名‘欧殳沃’,我一瞧这名字,便忍不住了,道:“十有八九又是假的,假证这么好办的吗?”

欧殳沃利,蔚越夔隆;师巩厍聂,晁勾敖融。

这名字,就是直接从百家姓里面抓来的,不带这么随便。

老洛道:“可以确定的是,那两人是中国通,在国内待的时间,肯定不短。他们太扎眼,要抓住不难,只是……你来看这个。”他拿出了一个从包里搜出来的笔记本。

笔记本是新的,只写过一次,似乎是个日程表,上面标注了各个时间段,其中几个时间段后面,用红笔做了记号,显示出这几个时间点比较重要。

分别是早上的十点,下午的三点,和晚上十一点。

在日程表的最下面,标有一行英文,翻译过来是:晚上十二点前抵达,完成交接。

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,现在是晚上的九点过二十分钟。

离晚上十二点,还有两个半小时。

“没有写具体日期,不过纸面很新,就这么一页,或许是他们今天的日程……十二点前抵达,交接……我想想,这两个金毛,来找和尚拿货,然后准备在晚上十二点前,将东西交接给其他人?”

老洛不知在想什么,瞧了瞧周围黑压压的情形,便道:“他们很可能会回来取东西。”他指了指包和那台笔记本电脑,我俩一个对视,便有了默契,立刻关闭光源,躲到了旁边枯草丛里。

乡镇公路,晚上根本没车,那俩金毛,甭管之前怎么绕路甩开我们,但若想完成笔记本上的交接任务,肯定需要取车,更何况,车里还有他们的私人物品。

别的不说,就这电脑,虽然我和老洛不在行,密码暂时解不开,但拿回去解锁后,电脑里的内容就能全部摸查出来,信息化社会,电子产品能带来的线索简直不要太多。

这会儿我身上穿的是从老杨他们那儿匀来的衣服,不怎么厚实,往草丛里一趴挺冷的。

月沉风暗,我和老洛静静埋伏着,倘若俩金毛来了,我们可以将人劫下来;若没来,就当是在等王耀了。

不过,对方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,约摸二十来分钟,便听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,伴随着喘气声,从公路下方传来。很快,一个黑色的影子,便从岭下翻到了公路上。

是假身份证的主人‘欧殳沃’。

他手里没有光源,用一支手机照明,看见车辆被砸后,立刻急急忙忙的钻进去找东西,他首先去看的是电脑,而不是自己的包。

很显然,电脑比那个放着现金和假证件一类的包要重要的多。

“别动。”就在欧殳沃,庆幸电脑还在时,我和老洛已经迅速窜出去,一左一右将人给制住了。

我控制他的左臂,与此同时捂住他的嘴。

老洛在他膝弯处猛的一顶,将人整跪下了。

欧殳沃瞪大眼,看着眼睛前方,老洛对着他眼珠子的匕首,大气儿不敢出。

“规矩点,否则这只眼珠子,我帮你挖出来。”老洛推了推眼镜,拿着匕首的手,似乎不太稳当,尖端一颤一颤的,吓的那金毛一动不敢动。

旋即,老洛给我使了个眼色,示意我松开嘴。

这金毛跪地被制着,眼珠子前方就是匕首,也不敢乱来,松开手一声不发。

老洛端着电脑,问:“密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