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章 被骗了

下了车,眼前是一条老旧的泊油路。

路面坑坑洼洼,两边是小镇子的砖瓦房,保持着九十年代的风格,外墙上全是灰。

和其他地方一样,镇子上年轻人比较少,大都是老中年和小孩,确切的说,不止年轻人少,整体人口都少,许多房子直接上锁空置了。

城市化进程和老龄化,让乡镇的人口持续减少,并且越往北,这种趋势越严重。

由于不是赶集的时候,所以两边没什么摊位,多是些自家门面开的店铺,卖些副食品、日用品和老气横秋的服装。

洛息渊之前发给我的地址上,写了铺面的名字,所以我要找的是一家叫‘邱姐包子铺’店。

地方小,这店不难找,里镇上的汽车站就三十来米开外,跟旁边唠嗑的老人一问就知道了,就在右前方,往前走不多久便看见了招牌,算是这里招牌比较大的店面了。

我第一眼先看店,第二眼则看店对面。

从这个角度望过去,店里的情形是看不见的,我不确定老洛是否还在那儿,但老洛之前描述的,店铺对面的羊肉摊,却特别明显。

石头木板搭起来的摊位,上面摆着些肉,两条羊腿在风中晃着。

北边羊肉比南边便宜,生意似乎不错。

吞金和尚换了副造型,戴着袖套和防水布的围裙,坐摊位前抽烟,和旁边摊主似乎在闲聊。这样的装束和这样的环境,让他瞬间显得平庸了许多,不像在鬼市里时那么扎眼了。

我之前心里冒出过无数的猜测,猜测老洛突然发来求救信息,是不是被吞金和尚发现了,是不是被控制了,遇着危险了,但现在看来,吞金和尚似乎没什么异动?

由于已经摘了人皮面具,换了衣服装备,我可以确定自己这张脸是陌生的。

只不过这地方外来人少,外来的,打扮周正的年轻人更少。我向着包子铺走去,看似饥饿赶路的旅人,实则内心打鼓。即便再想隐形,我还是被注意到了。

在摊位前抽烟的吞金和尚,注视着我的移动,由于天冷,街面上几乎没什么人走动,仿佛被我们几个有限的人给包场了。

我没有刻意回避吞金和尚的目光,刻意回避未免做贼心虚,于是在和他的视线对上时,我礼貌性的笑了笑。

吞金和尚也跟着一笑,像个再普通不过的和气生意人,完全没有昨晚的凶恶劲儿。

走到包子铺门口,我往里一看,没看见老洛,到是看见一个熟人。说是熟人,我却连他的名字也叫不上。他正和老板娘,拿了副牌打,桌面上放着碗热腾腾的羊汤和两叠下酒菜。

“咳,馋哥,你来了。”对方用压低过的声音,十分熟络的跟我打招呼。

谁特么是你馋哥!

这人赫然就是昨晚在鬼市,缠着我要一起合作的人,我叫不出他的名字,同时,昨晚也并没有告诉过他我的名字。

他此时叫我馋哥,再一联想老洛,我顿时明白了,气的肝儿疼,走过去,皮笑肉不笑,揪着他脸往两边扯,边扯边道:“久等了,老狗子!”

人皮面具和真人的皮肤,做的几乎一模一样,触感也惟妙惟肖,除非自己戴过,体验过,否则很难分辨出这种差异。

此刻,我对面这'老狗子'脸上就是戴着面具的。

他的真实身份,不言而喻。

合着,这王八蛋嘴里说的眼线,就是他自己?昨天出了事儿,我追着警察撤,他却暗地里,追着吞金和尚撤了?

亏得当时在千面鬼手那儿分开后,我还满怀愧疚,结果真相却是,我前脚走,他后脚也找对方做了一副人皮面具,还和我在鬼市上唠嗑?

按理说我戴了人皮面具,他在鬼市上不应该认出来我,昨夜我也特意改变过音色,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,那老板娘又出卖我了。

她不是说没有第二次吗?果然,卖人这种事,一回事,二回就熟了。

洛息渊被我扯的脸变形,估计担心面具掉,他赶紧道:“哎哎哎,馋哥,别这么玩儿,要加点儿吃的吗?”我看了桌面一眼,又看了看桌面上的菜单,便对被老洛勾搭上的老板娘道:“加份皮蛋,一碗羊汤,再来份炒面,炒个辣椒鸡。”

老板娘说:“鸡没有现成的,得现收拾,要等挺久。”我心说:就是让你去忙活的,于是道:“没事,我还要等人,不着急赶时间。”于是这老板娘恋恋不舍,到后面弄鸡去了,一副被老洛迷的丢弃江山,连生意都不想做的模样。

待老板娘到了后面,店里就剩我和老洛了。

我收起笑容,沉默的看着他,问:“好玩儿吗?”

老洛摸了摸鼻子:“你比我预想的,来的要快。”

我道:“可不是,一直帮我的兄弟,突然被袭击了,我能不来快点吗?”

老洛道:“我以为你会纠结一段时间,比如权衡是先办冯显的事,还是先来我这边。”

我道:“你赢了。”

老洛心虚,赔笑了一下,说:“要不咱把微信加回来?”

我学着他的语气,回了一个字:“呵。”

老洛换了副脸,脾气跟着换,有点脸皮厚,见此凑过来,说:“你就不好奇,我把你引过来是干什么?”

我道:“别说的那么好听,不是引过来,是骗过来。”

老洛道:“骗就骗吧。我打听了,他每天五点收档,他家不在镇上,在村里,不远,离这儿只有二十来分钟的车程。他每天开辆破三轮车往返。”

老洛嘴里的他,自然指的吞金和尚。

我道:“这和尚对你有这么重要?”

他反问:“难道对你不重要?”

我压低声音,道:“冯显才是目标,从冯显那里打开突破口,才是最重要的!如果什么人都要盯,都要抓,昨晚鬼市那帮人,得把派出所门槛挤垮了。”

洛息渊感到不满,问出了一道送命题:“我和冯光头同时掉水里,你先救谁?”

“救他,他是犯罪团伙的突破口。”

“我还是合法纳税人呢。”

我道:“咱说点有营养的话题行吗?你把我骗过来,到底是想干什么?”

老洛于是不扯犊子了,说起了正题:“你真信他是一个收羊的?你就不想想,一个在古董倒卖链上混的人,为什么要躲在乡下?”顿了顿,他又道:“放心吧,我有安排,现在咱们先等着,吃点东西。” 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