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二十四章 倒药

荒凉老旧的集镇,很快恢复了平静,他们对我的车,透过车窗观望了一会儿,估计没有看到什么不对劲的,便没再多折腾,在下面静候、

不过没多久,其中两人便往石阶上而来,看起来像是在搜查什么,我估计是下头停的车,让他们有了警惕心,心中略一权衡:这地方没什么可以躲藏的,与其被他们找到,不如主动现身。

来之前,我原就准备了一套说辞,应对意外状况,因此这会儿也不慌,假装提着裤子往外走,一上一下和他们照了个面。

“呵,还有人呢?”我先开口。

那二人对视一眼,其中一人笑道:“兄弟,下面的车是你停的啊。”

我边收拾好裤子,边往下走:“是我的车,半路急,上个厕所。”

其中一人道:“这地方又没其他人,上厕所藏这么高,在下面解决不就行了。”这是套我话来了。

“没人?这地方荒是荒,但还是经常有人来的,弄在下头不好。上面是真荒,全是草,你们几位是来这儿做买卖的?”

那人打量着我,微微点头,问:“你也是?”

我道:“还知道这地界的,都是些老师傅了,我偶尔来一次,帮着上家倒货,今天是路过。”

说话间,我们待要擦身而过,这人很不客气,直接把我肩膀一搭,笑着说:“既然不赶时间,不如坐下聊聊。”说话间,另一人从衣兜里摸出烟,给我派了一支。

我们三人坐在了石阶上,面朝下,下方的短桥对面,就是余下的人,我数了数,下面九个,我身边两个。

我接过烟,就着对方的火点了,装模作样问:“你们这么多人,看来是做大生意的,咱们行有行规,我不方便问诸位太多。”

这话讨了喜,开头说话那人拍了拍手上的灰,说:“看来你是个懂规矩的人,跟懂规矩的人打交道省事,那么,你也应该知道,我们为什么把你拦下来了?”

我道:“担心我有问题,要盘问盘问?”

那人道:“如果没有问题,那咱们就是闲聊;如果有问题,那就不止盘问了。”

我吸了口烟,道:“你问吧。”

他道;“倒什么行当的?”

我道:“药。”

他道:“什么药?”

“人药。”

他挑了挑眉:“现在还有做这个的?”

我道:“暗地里的买卖多了去了,你们是做什么的,我也同样不清楚,人药我帮着倒一点。”

他道:“我只听说过,从来没见过,那东西,据说得新鲜?”

我道:“都是药,新鲜有新鲜的入药法,不新鲜有不新鲜的入药法,我今天倒的是不新鲜的。”

所谓人药,是以前的东西。

天生万物,各有益害。食即为药,药即为食。不同的肉,有不同的药用价值,也有不同的害处。

比方说穿山甲的壳,用现代科学来说,和人指甲的成分一样。

事实上,在中医学体系中,人指甲本就可以入药,不止指甲能入药,人肉、人血、紫河车、人黄等等都是药材。

建国以后,人药类都被从药典里剔除了,不过,一些人受封建思想荼毒,还是会迷信它们的功效。

这些里面,指甲、头发、紫河车等等,都是比较容易弄到的,但有一味恶俗古方,叫‘生阳包’,这就很难弄了。

生阳包,就是足月产下的死婴,发育完全,但因为各种原因,比如产程过长憋死等,一出生就是死的。

迷信的说法,认为这样的胎儿大补,整个用泉水洗干净,用白布包了,一锅炖,一命吃一命,轻身长寿。

据说早年间有贩子,专门盯着生产的人家,那时候若生出死胎,基本就直接扔周围沟里,小小一团,蛇虫鼠蚁,很快也就处理干净了。

那些贩子跟在扔死胎的人后头,人家前脚扔,他后脚捡,然后倒卖给手里的主雇。

一般人真干不出煲人肉汤这事儿,因此那些主雇,往往是已经有瘾的长期主雇。在药贩子里,倒这种人药的,也会被同行另眼相看。

所以,倒人药,往往倒的就是这类东西,以前民间就一直有,只不过现代绝迹了,当然,或许还有些蒙昧之人在做,但已经不现于世了。

我原以为自己还要对他解释一番,毕竟知道的人不多,谁知这人是听过的,说明见识不浅。

他跟着问:“所以你不是路过。”

我说:“本来想骗你们说是路过,担心你们纠缠不清,现在你们已经缠上来了,我只能实话实说,反正,只要不是条子,不管我们双方是做什么的,都互不干扰,这也是规矩。”

他道:“你这话说到点了,这是个集市,公开交易,只要不是条子,做什么都行,不过,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条子?”

“这可没法证明,你看我像条子吗?”

他打量着我:“不像,像个傍富婆的小白脸。”说完,他和边上的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
我挺无奈的,出发前,特意把自己脸和头发捯饬了一下,让自己显得油腻猥琐一些,远离伟光正形象,怎么还说我像傍富婆的?

不过,这二人警惕似乎确实松了下来,那人笑完,问我:“那你的货出了吗?我看你下面那车,挺空的。”

我要说自己没出,他们不得去搜车?只能道:“出了。买家先撤,我随后,双方不同路,这也是规矩。”这一段时间追查下来,别的没学会,暗道上的许多规矩,到听了个七七八八。

一支烟到了尽头,那人按灭了烟头,想了想,说:“对不住,保险起见,你得多留两小时,等我们的人汇合了,你再走。”

我问为什么,他道:“不能完全确认你身份,你要是条子,岂不就通风报信了?”

“您要是这么说,我无计可施,谁让你们人多呢?我不答应也不行对不对?”

那人笑了笑:“对,这也是规矩。”

我于是起身往下走:“行,我下去等,你们吃的多吗,分我点,我饿了。”

于是,一行人到了底下,众人给我分了些饼干,鸡爪什么的。这帮人好奇心挺重,没接触过过倒人药的,一边吃一边问我这行当如何。

好在我平时功课足,不怕被他们问,半真半编的讲故事,某某暴发户儿子生病,让倒药,一天吃一个,把下面的人跑断腿。

只把这帮人听的咋舌,看我的眼神都变了。

其中一人问我:“你自己吃过吗?”

我道:“遍身罗绮者,不是养蚕人,我自己可吃不起。”

众人顿时大呼:干死万恶的资本主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