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二十六章 意外(下)

我被何玲珑赶出来,回房正打算睡觉,结果刚躺下,门铃就响了,我开门一看,何玲珑在门外。

我道:“男女有别,领导,您这是做什么?”

她语速急切:“快收拾东西,车查到了,吞金和尚现身,他应该是投奔那个买家了。当地警方出动去截,交战过程中,截获一批古巴文物,但是吞金和尚带着剩余人,逃入了秦岭山脉,据传来的消息,他们身上带着剩下三份音律书。”

我纳闷了,说:“这、这逃进秦岭大山里,我们俩现在去,有什么用?这得警察甚至当地林业部门的同志,配合打击才行。”到不是我推脱,而是秦岭深山之中,我跟何玲珑两人,一个是做手艺的,一个做理论研究的,若说去千里追凶,完全不搭调,去了没准儿还给同志们添麻烦。

何玲珑白了我一眼,说:“当时追踪到他们后,我方出动人数是他们两倍,结果让他们一半人跑了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我大惊:“两倍,还让人带着东西跑了?这不可能,我们警察同志可不是吃素的,是不是抓捕过程中,发生了什么意外?”

何玲珑示意我赶紧收拾东西,边走边说。

此时我也不敢耽误,收拾了些随身物,就跟着何玲珑打车,一路往一个叫‘行草镇’的镇子而去,那是秦岭山脉脚下的一个小村镇,当时抓捕行动就在村镇外的国道上,交战失败后,吞金和尚那伙人,直接顺着国道边的山地,。遁入了深山之中。

此时上了车,何玲珑才继续跟我说起了情况,我听完,总算知道,为什么两倍的人力,居然让对方跑了。

根据传来的消息,吞金和尚一行人之中,有三个‘屌丝’。

何玲珑打开手机,将那边发来的抓拍照片给我看,我一瞧,认出来,说:“这三个人我知道,当时我在二道岗集跟他们一伙人聊天,就这三个人,有些不合群,一直在边上抽烟玩手机。他们灰头土脸,又勾肩搭背的,看着就潦倒,像是打下手的……他们三人怎么了?”

何玲珑说:“你看走眼了,这三人看着潦倒,其实有绝活,他们手里有剩余的音律书,交战过程中,他们三人在车里演奏了音律书……所以,你懂的。”

我在自擂鼓墓中,尝试过那音律的厉害之处,如同催眠一般,以声音摄人心智,没有防备的人,太容易中招了。

何玲珑说起了后续,那三人的功夫不到家,使用的设备也没有严格按照音律书制定,因此效果并没有我在自擂鼓墓时那么厉害。

但是,即便如此,也让当时抓捕的同志,战斗力大打折扣。用他们反馈回来的说法,就是仿佛吃了安眠药,思维和动作变得迟缓。

三人的音律催眠并没有持续太久,但也足够他们逃离,剩余的同志分成了三部分,一部分羁押了被捕的几人,一部分因为体质原因,对音律催眠反应比较大,头晕呕吐,心脏加快,没法再执行任务,剩下一部分,则携带武器装备,进入山里追踪。

“他们身上的对讲机有定位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剩下那部分同志,进入山里二十分钟左右,就突然断联了。现在这边已经重新调集人手,并且携带了耳阻,准备进山追踪+救援。此时,我们不能一走了之。”

我道:“这案子,虽然是在他们的地界,但牵连甚广,说到底是我们起的头,如果这些同志真的遇险,这种时候,不管能不能帮得上忙,我们确实不该一走了之。”

“你们在讲故事?”在我跟何玲珑同时沉默间,开车的司机突然来了一句。

刚才的话题没有什么好避讳的,所以我跟何玲珑也没有顾忌司机,可能是音律催眠这事儿,太像电影,他开玩笑来了这么一句。

不等我回答,司机又道:“我老家就是行草镇的,这个时间点,那边车少,我速度快点,开过去两个多小时吧,到地儿得晚上十一点了,要不是我老家在那边,这么远的单我可不接,正好顺道回去看看我妈,你们刚才说的是真事儿?”

我道:“原来这么巧,当然是真事,你家在那边,那附近的山里你熟吗?”

他道:“南山熟,北山不熟。”

何玲珑觉得奇怪,问他南北有什么差异,是不是一近一远,因为根据我们的情报来看,吞金和尚那帮人是往北跑的。

司机道:“南边靠城,越往南越文明,山里已经没有凶禽猛兽了,而且地理落差不大。北边的话……越往北越是没开发,而且据我们当地老人说,里头落差很大,还有野猪,凶兽猛禽都有。你们刚才不是说断联吗?我想起个事儿,以前有搞地质科研的人,进去调研过,在我们村儿住过,听他们提起,里面有些地方,有磁矿还是什么,反正设备啊、手机啊,进去就不灵了。”

我跟何玲珑对视一眼,心头都明白了,不是那队同志出事,十有八九,是受里面磁场影响,设备失灵,没法联系我们了。

“师傅,你这可帮了我们的大忙。”

司机道:“你们是做什么的,警察?感觉不像。”

我道:“我们是考古院的,你们当地的警察同志,在协助我们,追捕一批文物贩子。那帮贩子逃进了北山,我们的同志追进去,失联了,我们以为他们是遇险了,现在看来,应该只是磁场引起的断联。”

司机一听,说:“原来是这样?那些文物贩子够傻的,看来对那片不了解,我们村镇的人,祖祖辈辈生活在那儿,旧时候,打柴、打猎,都是往南,没人往北,里头太危险了,何况现在天还这么黑,嘿,够呛,要我说,你们找到自己的同志就行,不用追那些贩子,他们自己能把自己作死。”

何玲珑皱眉,问:“如果只是猛兽凶禽,应该不至于,哪里那么容易遇到。”

司机道:“最危险的是地形,秋冬一到,树叶落了一层又一层,将那些岩石缝、地坑,遮的严严实实,白天都容易踩到雷,更别说晚上。”

何玲珑道:“你对里面的情况那么了解,你去过?”

他道:“我没去过,我听我二姥爷说的,他年轻时胆子大,想进去采灵芝换钱,去了一天,回来身上到处都是伤。”

何玲珑道:“我们要进山找人,能不能请你二姥爷给我们当向导?我们会付酬金。”

司机笑了:“您会不会算辈分?我二姥爷要活着,今年都九十八了。”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