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二十二章 二道岗集

此间主人,也就是搞丝帛的那位老师接起电话,问了两句便转给何玲珑、

她接过听了片刻,嘴里嗯嗯应着两声,最后说了句辛苦,就挂了电话。

从她的神情,我意识到进展不顺。

“怎么了?”

何玲珑叉腰,长舒一口气:“消息传回来了,没人,应该是买家知道动静,撤离了,有一辆在目标地停留过的可疑套牌车,离开时间,和我们抓捕住阿盈几人的时间吻合,估计就是买家……不过,他们撤离上国道后,进入了山区村镇,定位丢失。”

“现在道路监控这么严,难道查不到他们吗?”

何玲珑道:“正常情况下当然可以查,但他们很有可能弃车,山区广袤,我们又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模样,他们随便弃车出去,我们怎么找?从我们面前经过,也认不出来。”说话间,她手机响了一下,她看了一眼,走到最近的电脑前,连接上手机,打开了一张地图。

我跟着凑过去看,发现是张临时建模出来的山地地形图,里面还有公路国道的标记。

我立刻猜出来:“是他们可能出现的区域?这位置也太大了。”

何玲珑盯着电脑:“何止大,你看这儿,都进入秦岭山脉了。”

我道:“不至于往山脉里走,他们又没有多做准备,到是这两边都有可能。”

其余人跟着凑过来,众人七嘴八舌分析,出谋划策,但没一个靠谱的。

有人帮冯显顶罪,如果不能抓到卖家这条线,我们就拿冯显没办法,自擂鼓墓被盗的这批文物也无法追回。

放任这些人在外,还不知以后会在背地里会搞出多少事来。

这不仅仅是追回剩下一部分音律书那么简单。

众人一时商量不出对策来,正着急间,局子里全传来了新消息。

蛟龙二人,在这次被捕行动中,属于罪行最轻的,毕竟既没有直接盗掘,也没有直接倒卖,他们所得的涉案金额也有限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若他们能戴罪立功,检举揭发,在量刑上是可以从轻处理的。

因此,虽然这两人自己,并没有掌握多少关于卖家的信息,冥思苦想之际,透露出一些线索,说吞金和尚消停了好一阵子,是最近才又活跃起来的,手里的出货量很大,虽然不知道具体出给谁,但每次都是往北走。

往北走是个很笼统的概念,你很难说这能代表什么,但蛟龙二人想要戴罪立功,便主动浇带出了一个,不在我们调查范围内的情报。

此时,我们眼前的地形图,往北穿过一片荒无人烟的原野区,有一个小地方叫‘二道岗’,由于地理位置,二十多年前,形成了一个自发的集市。那会儿集市上,既有正常的交易,也有暗地里的交易。

那会儿文物盗掘,贩出海外很猖獗,二道岗集,在这一带的业内人耳中,颇有名望。后来随着发展,那个集市渐渐破败了,入这行晚的,或者没有老师傅带的,根本不知道。

虽然二道岗集现在很少有人知晓,但事实上还是有人在那儿做交易。原来蛟龙二人是顾不上这个的,但追查到神秘买家车辆,跟他们二人核对时,他们想起了这出。

地形图上,往北最近的就是二道岗集,也就是说,那里有可能就是神秘买家的目的地之一。

按照时间差估算,对方假设为了躲避我们的道路监控,在山区弃车徒步,那么要到达二道岗集,大约得晚上六七点。

何玲珑问:“我们现在派人出发,到了是什么时候?”我已经打开地图在查了,闻言立刻报出时间:“三个小时,我们不弃车,比他们能快两个钟头到。”

何玲珑闻言,顿了顿,摇头说:“恐怕不行,得向局里申请协助出警,一套流程走下来,估计我们双方的时间差不多。”

我道:“不能直接出警吗?”

何玲珑道:“警察的首要职责,是保护地方民众,警力有限,不可能为了我们的事,把一个所紧急调空。所以,向上申请临时组调是必要的,肯定需要一些时间,按我的经验,从打报告到队伍整装集合,得两个小时。”

我道:“如果对方真的是在二道岗集汇合,我们提前到,是有好处的。”

一边的老洛道:“除非是准确围捕,否则人太多,是会打草惊蛇的,警车呼啦啦开过去,只要不是傻的,都藏起来了,能找到什么?”

何玲珑面露不满,问:“洛先生有何高见?”

洛息渊道:“报告你可以继续打,人可以继续调,但得兵分两路,少数人乔装打头阵,确认嫌疑人的人手数量,武器装备,后续你们再跟上。否则我打赌,你们一帮人过去,那儿撤的连渣都不会剩一点儿。”

我们这帮人,毕竟是搞研究,做手艺的,和犯罪分子面对面,直接抓捕这种事,并不是我们所擅长的。

何玲珑也不见得周全多少,她听了老洛的话,没急着回复,而是给局里去了个电话,听取意见。

那头是正正儿八经,经常和犯罪分子面对面打交道的同志,在这方面自然考虑更周全。

商量完毕,何玲珑淡定的挂了电话,对洛息渊点头:“你说的是对的。”顿了顿,她看向我,微微一笑:“小卫同志……”

不等她说完,我立刻道:“我明白,您放心,领导,我这次肯定戴罪立功,这个小妖探路的活儿,放着我来。”

老洛语气凉丝丝的,说:“以你的倒霉体质,我觉得你最好放弃。”

“老洛……其实很多时候,咱们俩都是在一起的,所以,到底是谁的体质倒霉,我持保留意见。这次你是大功臣,现在你好好休息,其余的交给我们,一切让事实说话。”

洛息渊伸了个懒腰:“确实没我什么事了,那接下来,你们就自己看着办?”

我点头。

老洛于是提醒我:“我的报销费?”

“…………”我报,我私人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