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分为四

何玲珑对洛息渊咄咄相逼,不过,县官不如现管,她吃的住我,吃不住洛息渊,老洛不给她面子,一通太极来来去去,最后反讥:“何女士,如果不是我,冒着生命危险,连人带物给你们送上门,你们有机会,凑在这里讨论这些吗?怎么,现在过河拆桥,翻脸不认人了,还打算给我扣什么帽子,安个什么罪名不成?我们洛家是良民,不怕你们查。”

何玲珑来来去去,没讨到便宜,只得和我一样认怂。

我就说,对付不了洛息渊,不是我的问题,实在是对方实力达到了王者级别,青铜惹不起。

“到时候,你们把东西找齐了,能让我来翻译谱子吗?”老洛跟何玲珑的战火刚熄,搞音乐的老爷子就见缝插针提要求。

何玲珑收敛被老洛怼成猪肝色的脸,勉强挤出笑:“如果有这个机会,当然希望您能参与。”

老者道:“我大半辈子,研究民乐,虽然我自己弹琴击鼓是不上台面的,但理论研究,也算排的上号,如果能把这个曲谱还原,对于咱们国家的古民乐研究,有重要意义。”

我不懂这方面的东西,便问他市面上流传的古曲谱多不多,老者看了我一眼,摇头说:“少之又少。”他顺势提了提这方面的发展状况。

我国在音律文化上,一直不算强,这方面原因很多,比如我国古代一直是农业大国,受程朱理学影响,民风内敛,不善歌舞。

在全球历史范围来看,推动音律发展的动力主要是宗教,比如欧洲宗教祭祀时,需要配合宏大的音乐,需要吟唱、献舞。

皇室和宗教平分天下,平民效仿,也使得吟唱歌者这些职业,属于高端职业。

中国古代则很有意思,一开始和欧洲的路子一样,最早信奉万物有灵,鬼神祖先崇拜,祭天祭地,产生了许多宗教舞蹈、音乐。

到后来,有了正统宗教,即道、佛后,情况有些诡异了。

在传统的神灵体系中,欧洲是神主宰,神是天生的,。人死了要归于神灵;而在中国古代,神仙都是由人修炼而成的,在凡间有大功德,大名望的,或宗教里修为高深的,就可能被封神建庙。

总之就是将天地造物的神灵,拉下了神坛。你行,你就当神仙,你不行,就把你拉下来,我修炼,我上去。

总结起来,古代先民:不太和平,比较嚣张,很有自信。

对神明的祭祀行为便少,对自身的修炼增加,后传入中国的佛教,也受本土文化影响,成为了一种独特的华夏民族特色佛教。

正因为古人信鬼神而不奉鬼神,反而想自己修炼成神的特性,使得音律歌舞落后,而相关从业者,则成为了所谓的‘下九流’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开始引进西方艺术,歌舞音乐从业者,地位开始向艺术家转变。

正因为以前是作为下九流的职业,因此从业者多学识低微,甚至只识得一点谱,而不识字。

这导致了这个领域相关的文史,很难流传下来。

我想起了自擂鼓的事,不方便直说,只描述了一下结构,旋即向这老者请教。

他闻言,沉默半晌,才道:“程朱理学以后,音律器乐越弱,春秋以前,君权神授,鬼神祭祀活动最普遍的时期,有没有催生出你所形容的,这样一种鼓,很难说……但是,你描述说,它能摄人心魄……和这总纲上记载的,岂不是,不谋而合?”

老者指了指那卷帛书。

事实上,帛书的总纲也有缺失,因而没名目,所以《归魂音律帛书》,是根据上面的内容,在场的诸位老师,临时命名而来。

从名字就可以看出这总纲和乐谱的内容。

按照总纲所说,这是沟通人鬼的乐谱,由鼓、十弦琴、竽三种合奏而来,可以招死者阴魂相见,可以让活人,元神出窍,与祖先的阴魂沟通。

这一切的一切,和当时我们在自擂鼓墓下的经历十分相似。

那长脖子舞女,那仿佛魂穿千年的祭祀场景,那迷失心智的丛丛鬼影,和这帛书上记载的东西,不谋而合。

做学问,做历史,一定要严谨,特别讲文史证物。

此时,我不能百分之百的断定,说这卷音律书,是出自自擂鼓墓,但心里几乎已经认定,它们是一体的。

我走到一侧,摸到纸笔,顺着脑子里的线索,在纸上,按顺序写下一个个关键字。

自擂鼓墓,第一批盗墓贼、冯显、徐老四、第二批盗墓贼(李爱国)、吞金和尚、音律书、神秘买家。

何玲珑与老洛,站在我左右两侧,看着我落笔,如同一对儿金童玉女。

何玲珑眯着眼,手指点着第一批盗墓贼和第二批盗墓贼的字样,问我:“他们之间会有什么联系。”

之前在暗室,与冯显打照面时,听他和徐老四的对话,我已经理出了事情的头尾,只是当时有些事情,缺少线索,没想明白。

现在结合起来一看,就顺畅了。

于是我按照这些字眼,逐一向二人解说。

“第一批盗墓贼,发现了自擂鼓墓,从中盗取了大量文物,包括《归魂音律帛书》。因为里头太过凶险,所以他们折损了一些人手,当时我在里面发现的第一具神秘死尸,就第一批盗墓贼的同伙。”

“剩余的同伙,将出来的货,放到千里之外西安地界‘凉货’,吞金和尚,或许是他们凉货的点之一。这些货,陆陆续续出现在市面上,被冯显,发现了其中巨大的机会,所以,在收集到信息后,冯显找徐老四,组织了人手,进行巴陵墓活动。”

“李爱国再去擂鼓墓,或许,就是为了那面鼓,《归魂音律帛书》上记载的那面自擂鼓。但李爱国失败了,冯显于是找到了吞金和尚……”

何玲珑皱眉:“他找吞金和尚干什么?”

“巴陵墓已经暴露,那面鼓,冯显也不可能弄到手,那么他这时候找吞金和尚,是为了什么?他前脚被捕,后脚,吞金和尚,就把凉在手里的《归魂音律帛书》,出卖给了神秘买家。看起来,就像是吞金和尚背后的卖家,担心我们查上来,所以想迅速脱手卖出去……而当被我们阻截时,卖家那头为了保险,起了杀心,让阿盈那伙人,对我和老洛下手……”

顺着这条线梳理,老洛便点出了其中的关键:“帛书的卖家,和冯显可能是认识的?在冯显被捕后,他迅速安排和尚出货。”

我问何玲珑:“冯显呢?”

她道:“徐老四那帮人,把罪名都给他担了,只能放了。”

我道:“我后续虽然没去,但不是还有另外两名同志,去调查冯显的证据吗?”

何玲珑摇头:“别提了,对方有所防备,什么动静也没闹出来,就像你说的,那个卖家,和冯显是认识的。他一直关注着冯显的动静,出事后,都不需要冯显亲自出面,那个卖家就帮着善后了,所以,我们什么线索也没有摸到。”

如此一来,这事儿就僵住了,我将笔一放:“阿盈他们原本是要将货,运到什么地方?这点问出来了没有?”

何玲珑道:“他们报了一个地址,正在找人核实,应该快传消息回来了。”话音刚落,办公室的电话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