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三十四章 暗通

“老洛,你没逗我吧?”

洛息渊苦笑一声,喘着气儿,说起了事情的始末。

当初长生蛊被科研所的人弄走,但架不住血脉吸引,长生蛊自己顺着通风系统逃走了,蹦跶蹦跶,找到了洛息渊。

洛息渊本想自己研究,谁知研究过程中,出了变故,这个变故他没细说,总之,长生蛊顺着血肉,进入了他体内,就此寄居了。

随着时间推移,他和长生蛊之间,建立起了一种感应,那是一种类似于生物电传导的感应,说不清,若要研究出来,老洛得自己躺实验台上,遭一番大罪才行。

也正是因为这种感应,才能让老洛,利用长生蛊来操纵地赖子。

事实上,寄生初期,老洛是没有这个能力的,彼时,他更像是完全受害的一方。如同刚才所见似的,原本他是在打伏击,打算把我们逼退后,好去对付那三个音律师,谁知‘犯了病’,头痛难忍,意识几乎都快崩溃,这才从树上掉下来,被我们发现。

也亏他命大,一来爬的不是太高,二来底下全是厚厚的一层落叶垫底,这才没摔出好歹来。当初被长生蛊入体的人,会变成什么样,我是见过的,老洛因为血脉原因,没有变成怪力金刚,但这些日子,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对劲。

一开始这种不对劲,是缓慢发展的,但时间越久,发展的进程越快。

事实上,我们在村里,偷窥吞金和尚那晚,老洛都还无法操纵蛊虫,否则我们也不至于那么狼狈。

如今,这种能力,随着长生蛊的飞快融合增强,但洛息渊也感觉,自己越来越无法控制自身。

他获得了长生蛊的‘意识’,可以操纵蛊虫,但同时,他也正被影响着,随时都可能失去自我,成为另外一个‘人’。

究竟是成为什么样的人,他也不知道。

“就像人格分裂一样,我被它杀死,而它,会取代我。它会做什么,它会是什么样子,我不知道,但目前来看,它很疯狂。”老洛说到此处,有些疲惫。

我被他传递的消息惊呆了,愣了片刻,问道:“它做过什么疯狂的事?”

洛息渊嘴角动了动:“那三个人,本来我只想从他们手里拿到音律书,但中途,它侵入了我的意识,我差点儿把那三个人全杀了。好在他们三人机灵,逃走了,我也控制住了杀念。紧接着你们就来了,无论如何,在我没有弄到音律书前,你……还你们的人,离我远点,我随时都可能失去意识。”

我抹了把脸,猜测道:“你非得弄到音律书,是不是因为,音律书可就救你?”

老洛点了点头:“我不知道该怎么驱除长生蛊,但音律书上的东西,可以让它镇静。音律书可以为我带来时间,让我不至于被它控制,只要有足够的时间,我总能找到,把它弄出去的办法。”

我明白老洛的意思了,他此刻就像一个定时炸弹,既可以如现在一般,与我坦诚相见,也可能下一秒,就变成一个不受控制的疯子。他不能露面被何队等人逮住,到时候有理说不清,万一发起疯来,犯下大错,就没辙了。

此时,我必须要将他跟何队等人隔离开,并且在这个基础上,弄到那三人身上的音律书。

“他们在哪儿?”

洛息渊抬手,指向东北方。

我道:“你躲起来,还是躲树上,放了何队他们,我需要他们协助。”

洛息渊点了点头,紧接着,这小子爬上了附近一株大树上,隐藏了身形。此时天已接近全黑了,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,;立刻大声喊话,吸引何队等人。

他们很快赶了上来,不等他们多问,我便道:“跟那神秘人打了一架,他似乎受伤了,控制不住虫子,往那边跑了!”

何队等人虽然狼狈,但并没有受伤,出于对我的信任,并没有怀疑,立刻带队急追。

顺着老洛指的方向追出去一阵,果不其然发现了一些人活动的迹象,应该是那三个音律师留下的。

何队等人觉得痕迹多了些,不像是一个人。

追踪间,远处一道手电光一闪而过。

“在那儿!”

双方终于汇面,手电光转瞬熄灭。大约是知道距离太近跑不了,黑暗中灯光一灭,没几秒的功夫,便有一阵古怪旋律响起。

我们都带了耳阻,何况这次,没有洛息渊用虫子使坏,耳阻的作用完全发挥,虽然模模糊糊的声音,让人心烦气躁,却并没有影响到我们的行动。

众人一拥而上,便在山石后面,将躲着的三人给逮了。

黑暗中,数道手电照着他们的头脸,这三哥们儿,就跟我上次见面时一模一样,还是那身土啦吧唧的行头,而且更脏了,乱糟糟的头发,拉耸的面皮,一副潦倒的衰样。

估计这三人被老洛折腾的不轻,衣服破了许多处,裸、露出来的手臂上,不少蹭伤刮伤,头脸脖子上,也有许多像是被虫子咬出来的伤口,伤口肿胀后,变成了连成大片的红疙瘩,乍一看,还以为是得了某种皮肤病,有些吓人。

“你们这……比我还惨。”说话的是鸡爪,一直被拖在队伍后头,时不时的摔一跤,本就狼狈,如今见了同伴,便发出这感叹。

一群便衣,七八支枪,三副手铐,这阵仗下去,那三人也知道大势已去,不敢多折腾,拉耸着脑袋任由我们处理。

我立刻去翻他们的东西,他们的乐器不是文物,是新的,而且是特制的缩小版。音律书被一个长匣子装着,我小心翼翼打开,在手电筒下辨认。

上面写的东西我看不懂,但帛书我看得出,和考古院那份材质一样。

将三人搜一遍,身上没别的,就这份帛书最值钱。

我觉得奇了怪了,究竟是什么人想要这东西?

“买主是谁?”一边问,我一边将匣子收在身上,琢磨着,得和老洛演一出偷袭的戏码,让他以神秘人的身份,把音律书夺走,如此,我也好顺理成章的交差。

他使用完之后,再找个由头,把东西转给我们考古院就行了。

这么做不合规矩,但我不能看着他没命。

再说了,阻止一个疯子的诞生,那也是为民服务不是?

我问完,三人互相面面相觑,不回话。

何队道:“带回去再审吧,这案子折腾的够呛,赶紧出山,天太晚了。”

我们押着人往回走,二十来分钟的功夫,我听到一声猫叫。

这是我和老洛约定的暗号,我知道他要动手了。

队伍里的小同志嘀咕:“这山里还有野猫?”说话间,地面上的落叶,突然突然潮水般被掀起,何队忍不住骂了句娘,喊道:“那王八蛋又来了!”大量地赖子出现,使得落叶被带起,如同一场大风似的。

紧接着就是群虫出动,我在听到猫叫后,就放慢脚步,让自己落在了队伍的最后面,此时,在众人被虫袭击,爬的满头满脸,眼睛都睁不了时,我安然无恙,在队伍最后,从兜里掏出了东西。

洛息渊猛地从旁边一棵树上跃下,我将东西给他,压低声音:“你先撤,回头用完了,把东西弄到市面上,我们去缴。”

老洛没多说,压低声音道:“不跟说谢了,等我把自己处理干净,咱们再聚。”说完,收了音律书就要撤。

然而,他跑出十来米开外时,忽然之间,整个人停了下来,站在原地不动了。

我一愣,心说:莫非还要交待什么事?

这念头刚一闪过,老洛缓缓转过身。

他脸上带着面具,只能看到一双眼睛,此时,那双眼睛,变得通红,黑眼珠子都快瞅不见了。

“他大爷!”我忍不住爆粗口。

这小子,被长生蛊控制了。

完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