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三十五章 结束和开始

反应过来的一瞬间,我没退,而是懵扑上去,直接将人扑倒。

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反应,是因为我知道,如果让他利用长生蛊攻击,我们在场的人,都有性命之忧,我只有先制住他,或者说打散他的注意力,那些地赖子没有人操控,何队等人才有生还之机。

洛息渊所在的地方,靠右侧是个地势向下的斜坡,确切的说,是大大小小,高低不平的石块,组成的一个石坡,和土坡不一样。

土坡滚下去,大不了吃一嘴土,蹭一身草浆泥土,但从石坡上滚下去,擦伤是轻的,不摔的头破血流,或者弄成骨折,就谢天谢地了。

我记忆里,还清晰的记着,当初被长生蛊寄身的人,是如何变得力大无穷的,因此不敢留手,心一横扑过去,一个翻身带着人往有滚,从那石坡上摔下去。

接着,便是一阵天旋地转,摔头碰脸,其间苦痛就不必说了,我隐约便听见上方传来何队等人的呼叫声,看样子,地赖子撤退了,否则他们根本张不开嘴。

停下来时,我整个人动不了,右手手臂,一阵剧痛,眼前血糊糊的,我可以确定,手应该骨折了。

旁边倒着的洛息渊,被这么一折腾,到是清醒了。

他眼中闪过一丝惊慌,刚要凑过来,便猛地抬头往上看。

我一惊,忙道:“快跑,我们带枪了。”在这种情况下,何队等人一发现老洛,肯定会射击。洛息渊再厉害,还能在七八支枪下活命?

老洛一顿,嘴里说了句对不住,立刻矮身,贴着石坡跑了。

上面不停有土渣掉下来,是何队等人在往下活动。

一行人下来的快,但洛息渊动作更快,几人下来时,他已经没影了。

何队受此波折,估摸着是怒火中烧,示意两个人留下看我,便让其余人跟着他冲。我担心他们追上老洛,立刻发挥出超常的演技:“哎呦!不行,我要死了,疼死了。”

何队脚一顿,先来查看我情况,他们都是老同志,有基本的医疗知识,检查片刻得出我只是手断了,其余地方都是磕碰的皮肉伤。

我又道:“那个神秘人,把东西抢走了。”

何队道:“他往那边跑了?”

我道:“没看清,他本想杀我,幸好你们来的及时。那些虫子太厉害了,万幸咱们没有人员伤亡。”最后一句话,我是故意说的,意在提醒何队,别被废奴冲昏头脑,得想想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。

果然,何队愤怒的神情,慢慢和缓下来,估计是想到了什么,最后没再带人追,只让队伍里一小同志扶着我,我们迅速撤退汇合。

此时天已经黑了,跟何玲珑等人汇合后,我将情况交待了一番,何玲珑不疑有它,只是对我断手没断腿的行为,表示了强烈谴责。

也是,断腿可以坐轮椅干活,断手得歇俩月。

万恶的领导阶层,对此十分痛恨,在何玲珑对我的谴责声中,我们一行二十多号人,打着手电筒,走着夜路,离开了危险的北山。

回城后我直接去了医院,第一次骨折,打了石膏,反正接下来是确定不能折腾了。

那三个音律师被逮了,有搞音乐那老师,协助审理,将被老洛盗走的音律书中的内容给写了出来,虽然原本丢失,好在内容并没丢失。

后来的事儿,是在半个月后我才知道的。

这次抓住的主要人物中,那三个音律师是关键,鸡爪等人反到交待不出什么内幕,他们也只是替人办事,并不知道神秘买家的身份。

那三个音律师,却可以说是神秘买家的嫡系,按他们的说法,东西原本是要走内蒙那条线的,但事情败露后,买家那边就开始清理外线。

冯显的死,和那神秘买家脱不了干系,对方担心警察通过冯显盯住他,所以警察还没下手,冯显就离奇死亡了。

吞金和尚,在身份败露后,跟音律师一行人行动,相当于递投名状了,如果音律书安全的到达内蒙,那个神秘买家手里,吞金和尚以后,应该就会在内蒙,替那个神秘买家行动,我们也别想再找着他。

若不是出了洛息渊,也就是众人口中的神秘人变故,他们的计划已经得逞了。

“那个神秘买家的身份,到底查出来没有?”我手上戴着石膏,问刚从四川回来的何玲珑。

她道:“那三人说了地址,说了身份,说了名号,不过那边的同志们赶过去的时候,人已经撤了,身份是假的。”

我苦笑:“果然没那么简单,能把冯显这种人,无声无息的做掉,那个神秘买家,势力不可小觑。”

何玲珑叹了口气:“是啊,对方全身而退了,清理的干干净净,你知道吞金和尚怎么样了吗?”

我没想到她会问这个,说:“他应该是投奔那个神秘买家了?”

何玲珑摇头:“十有八九,投名状没送出去,那神秘买家,把他也一起清理了。当然,这是我的猜测,他的尸体,前天发现的,死在一个宾馆里,死因和冯显一样。”

我顿时觉得遍体生凉:“是什么样的势力和人,这么手眼通天,这些嚣张?”

何玲珑分析说:“吞金和尚,可能自己联系过对方,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和情况,才让对方,有了清理他的机会。那个神秘买家,下手太黑了。”估摸着是看我沮丧,何玲珑振作了一些,道:“不过,也有好消息,至少,这次抓了大批盗卖贩子,从他们嘴里,还供出了不少上下线,现在,我们和西安,联合行动,追回了不少被盗卖的文物,接下里一段日子,院里有的忙了。”

我道:“这么说,咱们这些日子,也没白折腾。”

何玲珑笑了笑,道:“当然没有,追缴的这批东西,放市面上,好几个亿了,再算上这些被打掉的上下线,绝了许多祸害,所以你只手,断的值,放心,给你记大功了。”

“功不功的无所谓,主要喜欢为人民服务。”

我休息了十天,其实就正式上班了,手头上的活没法做,去了,也就主要是喝茶、看资料。

这期间,洛息渊断联了,我不知道他情况怎么样,暗地里在古玩圈打听,也没听见金陵洛家,有什么不对劲的消息,似乎一切都挺好。

那小子……没疯吧?那帛书什么时候还我?

怀着重重疑惑,又过了两个多月,有一天院里突然传来消息,说有个神秘快递寄到考古院,拆开一看,正是消失了三个多月的帛书。

查监控,一神秘快递小哥送的,明显伪装的,电驴拐进监控死角,没了踪迹。

没人知道帛书是被什么人送回来的。

我知道,但我得假装不知道。

彼时我手已经好了,就是逢阴天就痛,要不怎么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呢?

当天正好赶上周五,下班后,我搭了半小时公交,照着当初老洛提过的地址,溜达到了洛家老宅。

这地方我很早就知道,但从来没上门过,宅子挺老,外表看起来特别低调,跟老洛日常做人的风格挺像。

没见着有什么人,里头亮着一些孤灯。

我在爬满藤蔓类植物的大门口张望,正琢磨着按门铃时,门自动打开了。

一抬头,原来墙头上有监控,白色的监控器,镜头对着我,感觉不太舒服。

我预计此间主人,已经知道我来了。

我也不客气,径自往里走,没见着什么外人。自大门口一进去,目光便不自觉往左移,原因无它,右边没灯,左边最亮堂。

我一看左边的情形,乐了,道:“嘿,这顿家宴,总算是等到了,欠了我好一阵子了。”

洛息渊围着个哈士奇围裙,端着一大盘葱油蟹,说:“我临时学的,这是我欠你的。”

我道:“没其他人?”

老洛道:“爱清静,本来就没两个人,给他们放假了。”

我伸手去拿蟹,被这王八蛋用筷子打了:“洗手。”

“你就这么待客的吗?”

“要么洗手,要么看着我吃。”

我道:“洗就洗。”

我俩开了几瓶酒,边吃边聊:“帛书今天收到了,看样子,你的事儿解决了?”

洛息渊道:“解决了一半,另一半还在想办法。”

我道:“我能帮上什么忙吗?这是客气话,请你拒绝我。”

洛息渊笑了笑,神情有些诡异,镜片后的一双眼睛,透着奸猾,我脑子里顿时闪过一念头:不好,这眼镜蛇又要坑我了!这顿饭忒贵!

"…………当年,清军入关……在内蒙东北部……”他压低声音,缓缓道来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所以,这件事情,咱们得一起……”洛息渊目光炯炯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你别走啊!”他拽了我一把。

我看着他,忍不住问:“你和那个神秘买家,有没有关系?”

洛息渊眯眼,最后说:“没有,不认识。”

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。

就在刚才,他给我讲了个很离奇的故事,也是他接下来要做的事。

要不要去?我得想想。 

“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三十五章 结束和开始”的13个回复

  1. Hi there! Someone in my Facebook group shared this site with us so I came to take a look.

    I’m definitely loving the information. I’m bookmarking and will be
    tweeting this to my followers! Outstanding blog and superb design and
    style.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