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三十二章 包围圈

晕倒的两个人没管,铐着放任倒在树下,我们带着鸡爪,往他说的位置走,果不其然,约摸半公里开外,就能看见非常明显的打斗痕迹。地面的落叶,明显有被脚大力蹭出来的痕迹,又有人被拖拽的痕迹,看起来战况激烈。

在这些痕迹中,有两支吸引了我们的注意。

除了我们这个方向的痕迹外,那两支一个继续往北,一个则东南边而去。

往北的痕迹最大,明显是个鞋码很大的人留下的,痕迹单一,我立刻判断,这是吞金和尚留下的。

另外一支印记要多一些,显然人数也多。

根据前一批同志的说法,吞金和尚这支队伍,一共七人。如今,有三个在我们手里,那么就还剩四个,他们分开逃命,吞金和尚单独向北,那么这第二道痕迹,就是那三个音律师了。

之前在二道岗集,被他们极具糙汉气质的外表给骗了,这三人抱团起来,加上《归魂音律帛书》,杀伤力真是非比寻常。

“追哪边?”一直担任总指挥的何队,这时候却开始询问我的意见。

我明白他为何如此,事实上,有了前两批人失联的情况后,何队这伙人进山后的主要目标,已经不是抓捕吞金和尚等人了,而是搜救失联的两批人。

如今,同志们全员,安然无恙,此地情况又复杂,此时撤退回程,并不违背他们的任务目标。

之所以还能顺着追过来,一来,大约是出于责任心,但有余力,便不甘心放任犯罪分子流窜;二来,估计也存了为同志们找回场子的意思。

此时他们问我,是让我做一个判断,哪边更重要。

这种情况下,音律书,在那三个音律师身上,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,十有八九,东西是被他们三人带着,因此我立刻决定放弃吞金和尚,一指东南面:“追这边!要追缴的重要文物,应该在他们身上。”

何队二话不说,便立刻带领我们往东南边追踪而去,而在此过程中,之前吓掉鸡爪半条命的地赖子,却一只都没看见。

鸡爪被铐着,提溜着在队伍中,鼻青脸肿的自言自语,四处望:“奇怪,之前那么多,现在怎么一只也看不见?”

我没搭理他这话,而是问道:“你之前不是说,有个神秘人一直跟着你们吗?怎么这附近,只看得见你们留下的痕迹,那神秘人连个脚印儿都没有,怎么,他飞在空中啊?”

鸡爪刚要说话,便听前方开路的同志突然提醒道:“小心,有情况。”他停下脚步,举着手,做了个警戒的手势。与此同时,前方地面上堆叠的落叶,突然开始动了起来。

像是下面有什么东西在顶它们似的,紧接着,一条条黑色的,手指粗细的虫子,便自落叶下面穿了出来。鸡爪顿时受了刺激:“来了、来了,快跑,快!”他转身想跑,被押解他的同志踢了一脚,揪着领子,根本跑不了。

老洛!他在附近。

其余人目光都在这些虫子上时,我第一时间搜索四周。

也就在这瞬间,我在远处的树冠上,看见一个黑影。

那人影蹲在树杈上,再加上树冠的枝叶遮盖,不仔细看,几乎根本发现不了,

“怎么回事,它们……”鸡爪愣了,喃喃自语。

原以为这些虫子,会攻击我们,谁知它们从落叶下钻出来后,只如散步一般游移着,很快,便形成了一个大的包围圈,将我们给围住了。

它们并不进攻,原地不动,黑滚滚一条条的,看得人头皮发麻。

鸡爪瞪大眼,说:“这、这么温柔的吗?之前可是很凶残的,它们……”

何队皱眉:“难不成真的是有人控制?想困住我们?”

其中一个队员道:“遇见这帮文物贩子,就攻击,遇到我们就围困……嘶,像是在阻止我们前进,没准儿对方不是敌人?”

何队也反应过来,举起望远镜开始向周围观察,嘴里道:“那个神秘人,一定还在附近。”

事实上,也就在何队举起望远镜的瞬间,那个黑影就失踪了。

确切的说,是消失在了我的可视范围内,毕竟这种环境中,一叶即可障目,要躲起来,简直太容易了。

人既然在树冠上,移动速度和范围都有限,事实上虽然离开了我的视野圈,但我可以肯定,他绝对就在片区域几米的范围内活动。

但我不敢提醒何队,这次众人是配枪的,逼急了出现误伤,比如把蹲树上的老洛,打个脑浆开花可怎么办?

这时,队伍中又有人道:“要不,试着出去?”

何队没发现什么,闻言放下望远镜,示意刚才开口的两人行动。

二人做了准备,迅速扎紧裤口、衣领等位置,试着往包围圈外冲。他们刚往前没几步,趴地上‘休息’的地赖子,就跟跳广场舞似的,瞬间就活跃了,一半贴地,一半身体竖起来,COS眼镜蛇的模样,又黑又肥,圆滚滚的身体,看着别提多少渗人了。

二人脚下一顿,露怯,何队骂了他们一声:“别怂,上。”

两人硬着头皮上,疾步狂奔,然而刚进地赖子的蛰伏圈,周围的地赖子便一涌而上,下面扎紧了,它们不攻击,只顺着衣服迅速往上爬。

这种虫子,表面上看不出它们的足,事实上腹部下方,细线的腹足密密麻麻的,移动起来速度贼快,顺着就从下往上,包裹住那两位同志。

有了鸡爪提醒,二人急慌慌护着口鼻,但那玩意儿数量一多,扎紧的口子就不管用,很快便全松了。

那种情况下,两人根本连眼睛都睁不开,也没法张嘴说话,甚是耳朵边都用虫子要往里钻。

“这边!回来!”无法睁眼视物的两人,在群虫包裹下,难以辨别方向,何队立刻出声提醒,二人狼狈的往回跑。也就在这个过程中,那些虫子仿佛是完成了阻止任务,便趴趴松了腹足,任由自己掉在地上,继续‘休假’了。

“你到底是谁!你想干什么!”何队沉着脸,大喊了一声。他们这些老同志见多识广,很多稀奇古怪的事儿都见过,因此对于有人能操纵虫子这事,并不感觉稀奇,一番试探下来,便深信不疑。

也就在他喊完话的瞬间,地赖子的包围圈出现了变化,原本是个圈,此时便迅速爬动,成了一条阻隔在我们前方的横线,明明白白示意着不要过界。

当然,我们的退路,也给留了出来。

要想不和这些地赖子‘作战’,我们只能后退,哪儿来的回哪儿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