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一十章 猫抓老鼠

寒风呼呼的刮。

男人说完后,周围一片沉默。

四个?难道……我心里冒出三个字:黑吃黑。

不对,不能说黑吃黑,欧殳沃两人的酬劳,不是从这伙人手里拿的,而是他们的上家,也就是吞金和尚那儿弄的,这伙人吃他们俩没有意义,若是对他们下手,更像是要灭口。

“跑!”蛟龙猛然大喝一声,现场顿时一片混乱。

借着混乱的劲儿,我悄悄眯眼去看,这一瞧,好家伙,人真不少,六男一女。其中两个男的,站在小货车两侧的车门外,杜绝了蛟龙二人驾车逃跑的可能性。

这会儿,蛟龙和欧殳沃掉头狂奔,四个男的追了上去,追击距离很近,那二人估计很难跑掉。

我身边则站在唯一的一个女人,穿着一双黑色马丁靴,脚就在我眼前三十厘米不到的距离。

她背对着我和老洛,正在看前方的追逐战。

老洛在我头顶侧边,背对着我,一动不动,同样被捆成了粽子。

周围一片黑暗,光源仅有两处,一处是面包车边的男人,打着的一支强光探照灯,一处时追逐战双方,手里混乱的灯光。

除了这两处,其余地方都是黑乎乎一片。

我倒在地上,视野有限,看不见欧殳沃说的水塘,瞧见远处的追逐战,似乎就要落下帷幕,心理急的突突直跳。

把那二人一抓,是不是就要将我们四个一起沉塘了?不行,死也得死个明白。

我呻吟一声,假意醒来,立刻引起了女人的注意,她转身低头,和我对视。

“这是哪儿……呜,你是谁?”

女人是中短发,年约三十岁出头,面容消瘦,两颊凹陷,垂着的单眼皮仿佛睁不开一样,半眯的眼睛有种说不明的阴险凶相。

跟她一比,何玲珑因为工作,在院里而训斥我们的模样,简直是天使。

女人蹲了下来,伸手捏我下巴,我心说不妙,果然,她接下来说了一句我耳朵听出茧的话:“呵,刚发现,长得不错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想了想,我看向旁边的老洛,试探道:“其实,他长得比较好看,要不你摸他去?”老洛对不住了,为了我的清白,只能先出卖你了。

女人很显然,刚才并没有仔细看过我俩,闻言便将老洛翻了个面,紧接着挑眉道:“我喜欢。可惜了,你俩快死了。”她的魔爪从我脸上移开,伸手去摸老洛。

老洛晕过去了,她摸了半天觉得没劲,又转向我,说:“叫什么名字?”

我道:“你不知道我叫什么?那你绑我干嘛?”

她道:“奉命而为,断尾巴,你是尾巴。”

我道:“我不是尾巴,我是人……姐姐,有话好好说,能不能放了我们?”不管了,继甲刀寨勾引女店主后,我决定再次出卖色相。

她皮笑肉不笑的钩了钩嘴角,将我从地上拽起来,指着远处:“看见没,就是那两个人,把你们带过来的。小帅哥,一会儿抓住他们,我让他们给你俩陪葬,好不好?”

“姐姐,如果可以,我想活着。”

她面露遗憾:“我做不了主,你的命到头了,好好呼吸,一会儿在水里憋着可不好受。”说完,就不理我了,一边叹息一边摇头,自言自语:“身边合作的男人,就没一个长得好看的,来两个小帅哥,还得杀了,上天对我太残忍。”

姐,你对我才残忍!

一计不成,我憋了会儿,又开口:“能让我去上个厕所吗?好歹死的有尊严一点儿。”

她此时站着关注远处的战况,人已经追上了,但蛟龙两兄弟在反抗,二对四打了起来。

女人看了看我,单眼皮睁大了一些,说:“我帮你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真的,现在的姑娘,一点儿都不含蓄。

“姐姐,你把我松开,我自己来,三天没换裤衩了,弄脏你的手,不好。”

女人挑了挑眉,感慨说:“果然,再帅的男人,都是脏的。”哎哎哎,这话涉嫌性别歧视啊!

“姐~~姐~~~求你了,好难受呀,你让我去嘘嘘呗。”

女人抖了一下,打了个颤,搓着手臂,嘀咕说:“不去傍富婆,居然去当警察,可惜了。老三,你们俩给他解开,带他上厕所去。”

守在面包车边的俩男的,将我架了起来,往不远处的荒地走,边走,那个被称为老三的就嘀咕说:“我们男人的脸,被你丢光了。”

“哥,我这不是走投无路吗。”

“谁是你哥,少他妈套近乎。”说话间地方到了,老三给我松绑,两人一左一右,站在离我不到一米的位置,脸上挂着那副‘知道你想逃,看你能使什么招’的戏谑之色。

“尿啊,磨磨蹭蹭干什么。”

我手放拉链上,磨磨蹭蹭的掏出来撒尿,盯着前面的弧形水线,我已经将周围的情况看清了,这地方用四个字可以形容‘荒山野岭’。

黑夜,黄土,衰草,树木稀疏,这里没有高大的山脉,只有馒头似的丘陵,在稀薄的月色下起伏,不远处,离着大约几十米远的洼地,可以隐约看见一个水塘。

“尿完了就赶紧塞回去,抖半天了,遛鸟呢?别磨磨蹭蹭的!”

完了,这种地形,根本跑不了,跑开了连个躲的地方都没有。

必须得用车。

拉上拉链的时候,另一个,或许是老四?那人突然一笑,说:“逮住了。”我顺着他目光看去,发现远处的打斗已停,蛟龙俩兄弟,被压着正往回走。

“大哥,我能问一句吗?我和我哥们儿是警察,你们要杀我俩也就算了,那俩金毛为什么也要被干掉?他们……和你们不是一路的吗?”

老三斜睨了我一眼,说:“灭口。”

我道:“灭什么口?”

“你跟我聊什么天儿?过来吧你!”说话间,二人立刻上来套我,虽说几率渺茫,但我也不能束手就擒不是?我哪能乖乖配合,瞬间三人就扭打起来。

不远处的女人,吹了声口哨,看热闹。

显然,她知道我刚才的一切心思,之所以配合我,纯粹是觉得我跑不了,当个热闹玩而已。

这老三老四,显然长期打斗,看着身形不是特别魁梧,不过身手很利索,二对一我占了下风,被揍的相当狼狈。二人和我打斗之际,显然是有余力的,但这两人忒看不起我,故意猫捉老鼠,逗我玩儿似的。

有句话怎么说来着?骄傲使人落后。

很快,我让他们尝到了后悔的滋味。 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