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一十四章 摆脱追踪

“怎么样?”一人问。

“洞很浅,没人。”另一个男人回答。

前方被我迅速推起来的土渣和洞口的杂草,成了最好的掩护物,我屏住呼吸,趴在地上埋头,一动不动,只有少许的光,从土渣上方透进来。

“肯定往回跑了,追!”说话的是我刚被弄下面包车时,和阿盈站在一起出谋划策那男人,当时听二人的对话,这男人似乎是这个队伍中的首领,不知道叫什么名字,不过露出的手背上,纹了个模样像喜鹊的三头鸟纹身。

我记得,《山海经》有记载,说翠山多棕枬,其下多竹箭,其阳多黄金、玉,其多鸓,其状如鹊,赤黑而两四足,可以御火。”

那男人纹的应该是只神话传说中,能御火的神鸟,民间传说,这种鸟能避兵刀之灾,刀口舔血的纹一个在身上,可以去灾保命。

合着这些人,干着要人命的勾当,自己却信些有的没的,妄图一个纹身,就能逃避报应灾祸,未免可笑。

外头四人脚步声迅速远去,显然追我去了。

我听到动静逐渐消失,便推开土渣爬了出去。

外面不打光,便是一片漆黑,朦胧的月光,都被土包上方的杂草给掩盖。

我没急着出去,而是看了看上方,离我最近的这个土包有约摸三米多高。之前是没有时间,只能一直在这‘迷宫’里打转,现在有时间了,其实可以直接从这儿爬上去,爬到地表。

如今和众人的距离已经拉开,离开了手电筒的照明范围,只要他们不回头往后搜,我躲在草丛里,就很难再发现我。相反,他们如果继续在迷宫里追踪我,我躲在高处,反到能瞧见他们的行踪,提前绕开。

当即,我便摸着黑,蹑手捏脚的,顺着土包凹凸不平的边缘爬了上去。

上方是直到人膝的枯草,我上去后也没直身,只趴在草丛里。

随着视角转换,我眼里出现了两处光源。

一处是左前方的‘迷宫’里透出来的,光源在移动,随着杂草的多寡不同,透上来的光源强弱也不同,但都能看的很清楚。

第二处光源,则是右前方高地上的公路,由于距离的太原,只能看到一团光矗立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此时我的望远镜发挥不了作用,也看不见路上的情形,无从判断老洛的行动方向。

他究竟是自己跑了,还是如我揣测的那般,对着留守的阿盈和老四出手,夺取主动权?算了,不管是哪一个,我还是自己逃命要紧。

三头鸟几人上了当,顺着迷宫,一路朝相反的方向追踪。他们很快也反应过来,便不在里头绕圈子,而是如同我一样爬到了高处。

但此时,我离他们其实已经很远了,因为我一直以伏地魔的姿态,在往和他们相反的方向移动,并且还没有开光源。

那几人到了高处后,就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问题:四面八方,都是我可能活动的方位,而我又没有开光源,他们根本无法判断,我究竟在哪个方向,躲在何处,距离多远。

除非他们分开朝着四周搜查,否则在这种环境和距离下,已经不太容易和我遇上了。

我的计划是,再离的远一些后,就绕进丘陵深处,从里面饶出去,回到安全地带,彻底甩开这帮人。这个方案可行性很高,而且由于这里的地貌,并非山林地貌,没有来自毒蛇猛兽的威胁,也没有迷路的危机,所以危险系数大大降低。

黎明之前,我应该就能出去。

这招数吞金和尚与之前的蛟龙都用过,他们当时也是仗着距离拉开,又熟悉地形,趁夜钻入黑暗的丘陵里,导致我们无法追击。

如今我拿来用,正合适。

若非这个迷宫给我争取了时间,我今晚恐怕真的落在他们手里。

光源离我已经很远了,远处的四人,果然如我预想的一般,分成四个方向,分头搜索。

其中有一人,是朝着我的方向而来的,我预计要不了多久,他就会发现我在草丛间留下的痕迹。

此时,我只能庆幸,天干物燥,黄土地貌对人友好,黑暗中即便我没有光线瞎爬,也没遇上什么危险,这要是在山林里,各种石头、滑坡、荆棘、草木,根本没法这么操作。

爬动间,我察觉到一个下坡,心头一喜,便顺着慢慢往下爬,到了低洼处,预计外面的人看不到这边的情况了,才打开手电筒,只开了最小档的小光圈,扫射周围的环境。

这个土坡杂草丰茂,下方金黄的杂草间,隐藏着一条狭窄的溪流,灯光透过杂草照到水面,可以瞧见水质非常清澈。我从昨天下午,吃了点卤牛肉、辣椒炒鸡外,折腾到现在,水米未尽,早就又饿又渴,嘴干舌燥。

此时看见这么一条溪流,也顾不得其他,吃不到东西,先喝了水饱吧。

我立刻溜下去,扒开草丛咕嘟咕嘟灌水。

溪流并不大,直径也就一米左右,清澈见底,在杂草间难以发现,它顺着丘陵的走势,在低洼处隐秘而弯沿的流动,不知发于何处,也不知流向何方。

我顺着溪流往上游走,在丘陵间转折狂奔,远远将人声和灯光都甩在了身后。

一口气奔出二十来分钟,我可以确定那伙人已经很难找到我了,但凡他们还有点聪明,就该知道不适合再继续追下去。

我预计安全后,便一屁股坐地上歇气,黑暗中,冷风呼呼的刮,衰草摩擦,簌簌作响。

我下意识的想掏手机,才想起手机被人给扔了。

何玲珑应该已经知道我失踪的消息,我脑子里想起她脸色扭曲,揉太阳穴的情形,深深觉得,自己确实有坑领导的潜质。

谁当我领导,谁倒霉。

比如赵羡云。

比如何玲珑。

挫败之中,我只能安慰自己,好歹渡云阁被抄了不是?好歹徐老四这些人被逮了不是?咱还是有业绩的,不至于给领导何太丢人。

这么一想,我振作起来,歇了不多时,便继续前进。

沿途我一直有记方向,此时我的路线,是个三角形。最长的边是那条公路,我最终的目地,是要回到公路上,或者进入有人的区域。

此时,我的方位是和公路背离的,我必须得从这些丘陵间,保持前进的路线,然后绕出去。

最终会是一个D型路线,或者是一个三角形路线,总之折腾到天亮是肯定的。 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