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一十九章 幕后老板

“哦,这是我们在草丛找到的。”王耀接触到我的目光,将手机展示给我看,真够狠的,被砸碎了,屏幕成了蜘蛛网。

除了我的手机,老洛的手机也在他兜里,掏出来一看,同样被毁了。

王耀掏出对讲机,通知下面的警察,表示人找到了,让他们撤退集合。

很显然,这些同志,是来营救我和老洛的。

“……只有你一个人吗?”他将来龙去脉跟我讲了一遍,和我想的一样,王耀后来接应,发现我和老洛没有按约定等候他,反到面包车停在路边,东西没了不说,还在周围发现了我和老洛被砸碎的手机。

他知道出了事,便回去搬救兵、

镇上警力有限,再加上是深夜,大幅度动员,需要上报情况审批,所以一直到早上,大部队才赶到此处。

为了调动人手,这事儿自然捅到了何玲珑那里。

“洛同志呢?”见我没答话,他又追问了一句。

我也不知道老洛情况如何,假若他顺利逃脱,此刻,应该已经在镇上或城里,若没有逃脱,那可能性就太多了

跟着我下车的三个老乡,在远处狐疑的看着我,我于是打了个招呼:“我认识,你们先走,帮我跟师傅说,我不上车了。”

几人忙点头,迅速离开,王耀摸着头道:“怎么看起来很怕我们似的?”

“司机超载,怕你查。”

王耀耸了耸肩:“我不是交警。”便在此时,他手机响了。

“局里电话,等下。”王耀走开一段接听,须臾,便瞅他一脸喜色挂了手机,一边招呼收队,一边拽着我往警车上去,边走边道:“洛同志目前安全,在市里等你,哦,还有你的领导也在,让你快点去汇合,到了镇上,我安排车送你。”

我被他按在车上,有些发懵:“不是……你说清楚怎么回事?我的领导?哪个领导?”

王耀说不清楚,这是市里支队打来的电话,就是这么通知的。

我脑子里迅速组织线索,老洛在市区,我领导在市区。

领导……是谁?总不至于是何玲珑吧?她从四川赶过来了?说起来,我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失联,考古院那边肯定得急,派人到市里求援接应,也实属正常。

只是不知道老洛的情况如何,又是怎么跟我领导凑一起去了。

如此,王耀载着我上了镇,随后安排了镇上载客的面包车,将我送回了市区,确切的说,是直接送到了当地的考古研究院里。

面积比金陵大,设备比金陵好,只是表面建筑看起来旧一些,没有金陵城新,不过是古都的气派。

我刚跟门卫一说,人家显然等着,直接就领我进去了,也不给我机会多看几眼,便直接到了一间办公室,里头正围着好一些人,男女老壮皆有,其中只有两个人我认识。

一个是让我头皮一炸的何玲珑,另一个,靠墙单独站在一边。一副看客模样的人,赫然是失踪的老洛。

他已经换了身行头,显然在酒店收拾过了,外表看不出昨天的狼狈,倍儿精神的模样。

我一进门,围着的众人发现了,何玲珑沉着脸,上下打量着我,目光犀利,扫描仪似的,看得我汗毛倒竖。

想了想,我露出一个笑容:“领导好。”

旁边的老洛露出见鬼的表情,满脸写着: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,为一斗米就折腰的人!

我没搭理他,像他这种做老板的人,是不能理解我们普通员工,遇到一个有能力还强势的领导,是件多么又爱又痛的事,

有能力意味着她不会瞎指挥,强势意味着我得怂一些。

何玲珑面无表情,对我的笑脸丝毫不待见,打量我片刻,确认她的左膀右臂(或许是?)没有缺胳膊少腿后,才微微点头,说:“过来。”

我麻溜跑过去,旁边的洛息渊嘴角的肌肉,不受控制的抽了起来,慢悠悠跟着上前,一堆人围到了一处。

紧接着,何玲珑向周围的人介绍我,一圈下来,我知道这些围在一处的陌生脸孔,是本地研究院的,大部分有主攻春秋战国时期的文史研究的,有主攻竹帛的专家,还有做古文字研究的,最后还有一个据说是临时从外面请来的大师吗,而且是搞音乐的。

其余人凑在一起,我能理解,但这位搞音乐的老大爷,是干嘛的?

很快,何玲珑给我解开了疑惑,直入正题,迅速说明情况。

如我揣测那般,老洛在我引走大部分人后,没有直接逃跑,而是选择攻击剩下的两个人,也就是老四和阿盈,除了这二人,当时公路上,只有被绑起来的蛟龙二人以及受重伤的老三。

洛息渊身手本就不差,之前是对方人手多,外加受了暗算。

因此后来的一抵二,他毫无意外的胜出,并且直接开车,连蛟龙二人带另外三人,一车拉回市区。

确切的说是拉回警局,然后,他联系了金陵考古院。

后面的事就顺理成章了,本来金陵那边要派其余人来,但我是何玲珑的直系,再加上这事儿是由巴陵墓区事件引发而来,因此何玲珑知晓后,直接从四川赶了过来。

各部门协作,所以现在,众人聚集在了当地的考古院,而其余五人,一个在医院救治,剩下四个在局子里收押受审。

蛟龙和欧殳沃那儿交待的消息,小而多。

小是因为他们俩平时搭档倒卖,做的都是‘小生意‘,不过次数很多,那电脑里记载了大量曾经做过的‘客户信息’,可以说是个相当‘坑同行’的账本。

如今,直接被缴获,由当地警方处理,牵连出来,能捞一大网鱼虾。

至于更多的,比如吞金和尚,比如能拉下冯显的就没有了,他们跟冯显之间,隔了一个和尚,而和尚如今不知所踪。

再就是阿盈一干人等’,根据他们二人的交待,是受雇于一个神秘老板,任务是接收货物,也就是欧殳沃二人交接给他们的那东西。

事实上,他们最初只是接货,到了中途,突然接到神秘老板那边传来的消息,说情况有变,不止要接货,还要处理掉四个人。

也就是欧殳沃二人以及我和老洛。

处理人这事儿,是他们临时接的活,自然是要加钱的,受利益驱动,几人接了这活,起了杀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