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转载】【匠擎】第一百一十七章 长生沟

上个月,天还没这么凉。

吞金和尚开着辆拉羊的小货车到了村口,进村收散羊。

这个季节正是吃羊肉的时候,来收羊的不止吞金和尚一人。

村里都是散养自己吃的,量都不大,老婆婆记的,那次,和尚一共收了六只羊。我问她小货车的颜色和大小,她描述了一番,我便明白,和之前运送我和老洛的车是同一辆。

我们伏击和尚时,只看到了他有辆破三轮车,没见着货车。后来在短时间里,蛟龙两人,能迅速把我和老洛转移到货车上,十有八九,货车就在附近,周围应该有其他接应的人。

从赶羊到称重,一番流程下来,挺折腾人的,收的羊关上车后,村里人招呼和尚吃饭。那顿饭恰好就是在老婆婆家吃的,席间闲聊,老爷子说起了前阵子下雨滑坡,后山滚出了许多破瓦片的事。

这边的人,受益于人文环境,都很有文物意识,确切的说是靠文物发财的意识。

就跟挖虫草的山民一样,互相通知了一下,就扛着锄头背篓一类的去土坡里挖,想着能不能挖出些宝贝还钱。其实这些村民经历的多,他们知道,如果挖出顶了不起的东西,是不能私藏的,得上报国家。

但一些不甚珍贵的文物,反到不会引人注意,可以卖给文物贩子换现钱。

和尚听老爷子唠嗑,来了精神,问他们有没有挖到什么货,他可以一起收,老爷子指了指屋角一堆破瓦片,说:“你去看,就那些,别的没有。”

那和尚就去看了,一边看一边摇头,说这些东西不值钱,市面上完整的都很多,更别说这种被打破的。

顺道,和尚还问了问挖掘的地点,听完也没有多说什么,最后感谢主家款待,一百块钱,把那些破片子收走了,说付出点成本,在市面上可以真假做旧,一个也能赚三四十块钱。

我听到这儿,就意识到不对劲了,真假做旧?笑话,真假做旧是很高级的造假手法,行话我们称之为‘拼拆’,将真东西拆开,一分为好几个,然后分别补全,使一件东西变为好几件。

由于有真有假,就能骗过一些行家,由此,一百块钱的东西,可以拼拆成五六百。这种造假手法,讲究补漏的部分,与真货浑然一体,对功夫要求极高。

倘若那些破片子,真如和尚所说,市面上到处都是,不值钱,对方又怎么会拿去‘真假做旧’?

我问这对老夫妻,挖东西的地方离的远不远,他们说不远,后山半个钟头的路程就到,位于一个坡度平缓的山沟下面,山沟下面藏着浅溪,浅溪的源头是一处地下水,水质特别奇特,以前老一辈人,称为‘长生沟’,家里有产妇或者病人时,便会放弃食用井水,而是挑着担子,去山沟里打‘长生水’。

老人顺嘴又提了一句,说以前又搞地质的考察过,说那水富含许多矿物质,对人体有益,当然,具体是什么矿物质,三人也说不上来。

总之,那水好,喝起来还带点甜味,冬天时,水面凝结一层薄薄的冰片,将冰片敲破,下面的水还是活的。

这一带地势高,不靠近大河,所以经常缺水,这条长生沟,却永远不会断水。

他说的长生沟,我对上了,合着就是我昨晚喝水的那条浅溪。

要知道,昨晚,我可是一直沿着浅溪而上,然后才中途翻上这个村庄的,也就是说,如果我当时再顺着浅溪,继续往上游走,就能找到它的源头了。

而他们挖出东西地方,就在那源头附近。

我瞧了瞧天色,心说半个小时的路程,一个来回,加一个小时的查探时间,也就八点左右,来得及,既然凑巧遇上了,还是去看看怎么回事。

干考古的和做盗卖的不一样,我们更看重文化价值,他们则看重市场价值。

对他们来说值钱的,在我们这儿更珍贵,对他们来说不值钱的,在我们这儿,或许是无价之宝。

谁知道那些所谓的破片子是什么东西?

我提出要去那地儿看看,三个老人家知道我是为国家干活的,相当配合,除了老太太外,俩老爷子自告奋勇的要带路,并且都不需要我多交待,便麻溜的拿了大小锄头和背篓簸箕。

除此之外,还自备了家中的毛刷,说以前见过好几次干考古的同志,身上都有刷子。

“也不知道和你们用的刷子是不是一样的,但有总比没有好是吧?”我觉得这俩老爷子特兴奋,估计平时很少跟年轻人一起活动,有些返老还童了。

我看他俩,背着背篓扛着锄头,莫名有种带俩老孩子出去秋游的压力感。

当即,我们三人便往长生沟而去,这路我昨晚走过,当时一片黑暗,打着手电筒,只能看见眼前的地界。

此时天光放明,站在高处往沟里望去,便见金黄色的枯草,形成了一片金灿灿的草甸,天高云阔,空气沁凉而清新,让人顿觉神清气爽。

顺着坡走到地,空气湿度增加,草甸间藏着的浅溪,轻灵的跳动,泛出星星点点的波光。我们一行三人,两老一壮,便在这山沟里,沿着浅溪前进。

不闻车声、不闻人声,仿佛世外之地。

这半年发生的事儿太多,我觉得有些累了,原以为在考古院,可以安安心心做手艺,现在才发现,合着干这一行,不止做手艺搞研究那么简单,必要的时候,还得兼任卧底、演员、侦查员等等等等。

但愿世人多规矩,遵纪守法做良民;免我日夜奔波苦,京戏啤酒加份儿爆肚。

“到了,就那儿。”老爷子指了指右前方。

这村的人大多姓李,俩老爷子都姓李,全名我没好问,他们互称对方老赖皮和老倔驴。

我觉得,他俩的取名艺术,跟我暗地里管老洛叫眼镜蛇,是差不多的类别。

说话的是老倔驴,也就是我遇到的第一户人家,蹭了他家面条鸡蛋的老爷子。

我顺着一看,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儿:“那块石头,有人工的痕迹,是做什么的?”浅溪上游,大约是源头处,有块儿突兀的石头,上面有雕刻文字的痕迹,只是被锈蚀的差不多了,看不出具体写了什么。

“老祖宗传的字儿,上面写的就是长生沟三个字,就是现在看不清了,听老人说,以前讲究些,还会来这儿拜祖宗。”

拜祖宗?我诧异,问他们是不是村里的坟园在这里,老倔驴说不是,在坟园在村对面,和长生沟截然相反。

“那为什么来这儿拜祖宗?”

他也说不上来,努嘴摇头,说不清楚。